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誤嫁豪門:總裁老公太難纏顧安林夕 第7章_阿梅小說
◈ 第6章

第7章

林夕剛剛走到餐廳的門前,她的腳還未曾踏入那片熱鬧的土地。她下意識地朝里瞥了一眼,只見人頭攢動,熱鬧非凡。

那一剎那,她的心中突然閃過一絲明悟,緊接着,她毫不猶豫地後退了一步,她的臉上顯露出了一絲決絕,她的心中已經有了離開這裡的決定。

林海濤猛地轉過身,一把抓住了林夕的手腕,惡狠狠地威脅道:「林夕,你要是敢逃跑,我就打斷你的腿。」

他兇狠的眼神和語氣讓林夕不禁打了個寒顫,還沒等她反應過來,林海濤就已經拉着她走進了餐廳。

餐廳里熱鬧非凡,各種菜肴的香氣撲鼻而來,讓人垂涎欲滴。

林夕被林海濤拉着一路穿過人群,來到了一個角落裡的桌子前。林海濤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林夕則被迫坐在了他的對面。

林夕的爺爺(林雲華),神情莊重地說:「林夕,向在座的各位問好。」

林夕微笑着,優雅地鞠了個躬,用甜美的聲音說:「親愛的叔叔阿姨,尊敬的爺爺奶奶,晚上好。」

林夕成為了眾人矚目的焦點,他們紛紛對林夕的變化展開討論。

「林夕,你真是變得越來越漂亮了。」一個人讚歎道。

「沒錯,看看她,現在已經長大成人了。」另一個人附和道。

「林夕……」眾人紛紛議論着。

雖然林夕表面上笑嘻嘻的,但內心深處卻感到無比尷尬,她真想找個地洞鑽進去,躲避這場討論。

簡單的議論過後,所有人都坐好,準備開始享用美食。面對滿桌佳肴,林夕卻毫無食慾,機械地撥弄着碗里的米飯。

「林夕,你還記得我們兩家……那個娃娃親的約定嗎?」顧安的父親忽然開口。

林夕的動作一頓,目光轉向顧安的父親,淡淡地回應,「嗯。」

「我們剛才討論了一下,覺得你們明天就可以去領證了。」顧景天接著說道。

「什麼?」林夕手中的筷子不禁滑落,掉落在地上。

「明天就去領證。」顧安再次重複了那句話。

林夕沉默不語,毫不猶豫地從座位上站起來,緊接着快步離開餐廳。

「這個孩子,小時候還挺乖巧的,可是現在卻越來越沒禮貌了。」林雲華憤怒地將手中的筷子狠狠地摔在桌子上,用力拍打了飯桌一下。

「今日之事,林家的所作所為實在讓人無法苟同。儘管我們兩家素來交好,但若非顧安誠懇地請求,我斷不會輕易答應這門婚事。難道如今,你們想要反悔不成?」顧安的爺爺(顧長英)激動地說道。

「你們不妨仔細回想一下,這些年來,林家得到了我們顧家多少的支持與關愛?」顧長英繼續說道,情緒愈發激動。

「林夕畢竟還是個孩子,你作為大人,氣量要大一些,別跟她計較。」林雲華語重心長地說道。

「我一定會好好引導她的,不能因為這件小事情,影響到我們兩家的感情。」林雲華接著說道,眼中閃爍着堅定的光芒。

顧長英一直對這次的聚會持有保留的態度,他內心其實更偏愛周家那位靈氣逼人的小女兒。

如果不是顧安的堅持,他或許根本就不會出現在這裡。他看着顧安,語氣中帶着些許的無奈,「要不是你這麼執着,我怎麼會在這裡呢。」

顧安輕輕地笑了笑,他知道顧長英的擔憂,但他也希望爺爺能夠理解他的決定。他溫和地說道:「爺爺,我們今天就不要再談論這個話題了。」

林雲華在一旁看着他們,笑着說:「來來來,我們今天只喝酒,其他的事情就暫時放一放。」他舉起酒杯,向大家示意。

「抱歉,我得先走了。」林望的聲音在餐廳里回蕩,他的眼神堅定,不顧及身旁顧家的面子和長輩的責罵,選擇離開。

林望知道,他不能因為顧家的顏面而放棄自己的原則。他不想在這個虛偽的場合里多待一分鐘。

「你們家這位次子,真是讓人費心。」顧長英的話如一股清流,直接點出了林家的尷尬,「也只有林明,還算得上是個出色的。」

林家的人臉色各異,但都掩飾不住那份尷尬。顧長英說得沒錯,林望對家族企業的事務一概不過問,就像一個無所事事的甩手掌柜。

無論外界如何評頭論足,林望都不為所動。他心中只有一個信念,那就是無論世界如何變幻,他都會堅定地站在林夕的身邊,守護她,支持她。

他願意成為她最堅實的依靠,就像一座屹立不倒的城牆,為她抵擋所有的風雨。

林家花園中,繁花似錦,月光如洗。在花海的一角,一道孤獨的身影在月光下若隱若現,顯得格外的「凄美」。

那身影,彷彿被月光浸染,融入了這寧靜的夜晚。月光下,花朵的香氣與泥土的清新混合在一起,瀰漫在空氣中。

林望輕輕撥開花叢,走到林夕的身邊。他毫不嫌棄地坐在泥土上,與林夕並肩。

他伸出手,輕輕地撫摸着林夕的頭髮,溫柔地說道:「我就知道,你在這裡。」

林夕輕輕地倚在林望的肩頭,心中充滿了平靜與安寧。

她柔聲說道:「哥哥,還是你對我最好。」

「無論我躲在哪裡,你總是能找到我。」

林望溫柔地擦拭着她臉上的淚珠,「別擔心,我一直都在。」

「我知道。」 林夕停止了哭泣,整個世界彷彿都安靜了下來。

幾分鐘的沉默後,林夕輕輕啟齒,「哥哥,我並不想和他繼續走下去。」

「我很好奇,為什麼呢?你小時候明明很喜歡他,我實在不明白,你在國外的那段時間到底經歷了什麼?」 林望並沒有責備的意思,他只是想要弄清楚事情的真相。

「我……我不知道該如何表達。」林夕猶豫地說道。

「如果你對顧安沒有好感,那你就不應該再回來,他是不會輕易放過你的。」林望緩緩地說道。

「哥,那我該怎麼辦呢?」林夕焦急地問道,眼神中充滿了求助的渴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