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我在大唐躺平擺爛 第9章_阿梅小說
◈ 第8章

第9章

而且又是這麼急?

呵呵,看來韋堅案有了新進展了!

李倓走出去,又看到了李輔國那種醜臉。

「三郎,太子殿下有請。」

當李倓到太子別院的時候,李俶和李儋都在外面恭候。

看見李倓來了,李儋露出了那不屑一顧的笑容:「這次還敢來呢,不怕又被罵?」

李倓有時候覺得很奇怪,自己既沒有得罪李儋,又沒有與他爭奪資源,他為何總是三番五次在這裡嘴賤?

但轉念一想,李亨是太子,未來就是皇帝。

那李亨的兒子們未來也可能是太子,是皇帝。

李亨有許多兒子,但目前只有三個兒子長大了,其他的都還小,論資排輩,也沒辦法形成競爭。

而大唐很少有嫡長子繼位的,所以皇室競爭激烈。

甚至經常有女人插一腿進來,還有女人為此當過皇帝。

李儋這種打壓行為,無疑是競爭的一種形式,只是有點過於幼稚。

李倓也懶得理會他。

李輔國在一邊說道:「三郎,快進去吧,殿下一直在裏面等你呢。」

李儋提起長裙,便要走進去,卻被李輔國攔住了,李輔國說道:「二郎莫急,殿下現在要單獨見三郎。」

「嗯?」李儋愣了一下,以為聽錯了,「李中官,你是說,阿耶要先見他?」

「是的。」

「見他幹什麼!」李儋聲音立刻大起來,深怕長安城的百姓聽不到,「這傢伙整天只知道遊手好閒,要見也是先見大郎,大郎博學多才,又是皇長孫,未來……」

說到這裡,李儋才故意又把聲音壓下來,看着一邊的李俶,然後說道:「大郎,你心裏別介意。」

李俶笑道:「無妨,阿耶找三郎必然是有要緊之事,三郎你快進去,別讓阿耶久等了。」

李倓瞥了一眼李儋,這傢伙剛才那話,挑撥意味十足啊!

進去之前,李倓走到李儋面前,突然淡淡說了一句:「以後說話聲音別太大,小心扯到嗓子了。」

李儋冷笑道:「不勞你費心!」

李倓走進去,看見李亨坐在那裡正在寫字。

李亨神色平靜,一臉輕鬆,彷彿有什麼喜事發生了一樣。

但是,紙上的字卻亂七八糟,揮筆也略顯急促,甚至毛筆都在隱約顫抖。

李倓嘆了口氣,心裏說道:裝得累不累?

「阿耶。」

「你來了,坐。」

李倓落座,一言不發,靜候李亨寫完字。

「近日如何?」李亨問道。

「近日與往常一樣。」李倓淡淡回答道。

「天天在宅院里躺着?」

「有時候坐着。」

李亨放下筆,看着李倓說道:「你就沒點別的事做?」

「騎騎馬,去東市吃點羊肉,對了,阿耶,我宅院里沒胡椒粉,您這裡有嗎?」

李亨面部抽搐了兩下,擠出笑容說道:「先不說胡椒粉的事了,說說韋堅一事吧。」

呵呵,終於又主動提出來了吧!

李倓卻故作疑惑道:「阿耶上次不是不讓我再說這件事了嗎?」

「我什麼時候不讓你說這件事了?」

李倓一副很委屈的樣子說道:「我只是怕阿耶誤會,又說我在教阿耶做事。」

聽到這句話,李亨心中那叫一個氣啊,但臉上的笑容卻還是要保持的。

「哈哈哈,阿耶上次是在跟你說笑,你怎麼還當真了。」

說著,趕緊又說道:「你要多少胡椒粉?」

李倓試探性地說了一句:「先來個五百斤?」

「多少?」

「五百斤?」

咔嚓一聲,那支很精細的毛筆被李亨捏斷了,李亨連忙說道:「這是誰供奉上來的毛筆,做工竟如此差!」

說著,很不愉快地將毛筆扔到一邊,筆墨濺了滿紙。

「你要胡椒做什麼?」

「吃。」

「五百斤你吃得完?」

「慢慢吃。」

李亨深吸了一口氣,長袖下的手都在發抖,卻笑道:「阿耶這裡有,明日讓人送到你那裡去。」

「謝阿耶。」

「我們談談韋堅案。」

「嗯!」

「事情是這樣的,韋堅有兩個弟弟,一個叫韋蘭,是將作少匠,一個叫韋芝,是兵部員外郎,他們二人前兩日上疏為韋堅鳴冤,在奏疏立提到讓我去為韋堅作證。」

李亨的語氣風輕雲淡,甚至嘴角還帶着一絲笑容,彷彿在說一件與自己毫不相干的事情。

「這事怕是引起了聖人的誤會,今日聖人傳我去,當面詢問了一番。」

李倓不動聲色地聽李亨說著,心裏卻又開始嘀咕。

什麼叫聖人當面詢問了你一番?

李隆基那脾氣,他詢問你?

怕是把你劈頭蓋臉地罵了一頓吧?

李隆基不發怒,你不會找我來!

李倓保持沉默,並用天真無邪的眼神看着李亨繼續裝逼。

但李亨顯然裝不下去了。

因為他上次還信誓旦旦說要保韋堅,說什麼韋堅是他的大舅哥,有宰相之才,還說韋堅和太子位一樣重要。

現在事情鬧大了,你太子殿下被牽涉進去了,觸碰到了李隆基的逆鱗了。

顯然,要捨棄韋堅了?

可這話又說不出口,畢竟自己打自己的臉,實在有些難堪。

李倓心裏道:難怪讓李俶和李儋在外面候着,怕丟人。

「三郎?」

見李倓好像在發獃一樣,李亨喚了一句。

「嗯?」

「聖人的詢問,我覺得還是很重要的。」李亨強調道。

「嗯,確實很重要。」

「那你覺得該怎麼做?」

「上次不是說了嗎?」

「斷絕關係之後呢?」李亨繼續追問道。

顯然,李亨這次是真的怕了。

覺得斷絕關係可能還有危險,還應該做更多的事才行。

所以這才急匆匆召李倓過來。

「斷絕關係之後,阿耶就去向聖人袒露心扉。」

「然後呢?」

「聖人會原諒阿耶的。」

「這就完了?」

「當然沒有。」

「還要怎麼做?」李亨急忙問道。

「以後清閑一些。」

這意思就是,你以後在太子別院躺平就好了。

李亨深吸了一口氣,對李倓說道:「三郎,阿耶的太子位保住了,才能保證你以後前程無量啊!」

李倓心頭一動,喲呵,你這是開始給我畫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