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我在大唐躺平擺爛 第8章_阿梅小說
◈ 第7章

第8章

「那你就敢嘗試新的方法了?」李倓有些驚訝,這傢伙還是愛折騰的主。

「在下蜀中人,蜀中有人用竹子造紙,我想在長安用竹子造紙,便在杜二郎這裡嘗試了,暫未能成功,他便將我趕了出來。」

竹子造紙,其實在唐代之前就開始了,但工藝並不成熟。

竹紙真正普及是宋代。

而且竹子這個原材料非常豐富,所以造紙產能在宋代暴漲,造紙技術也大幅提升,也為知識進入普通人家提供了條件。

李倓記得,宋代造紙最發達的就是成都一帶。

李倓問道:「你的造紙工藝如何?」

「還行,我經造紙十年,從十歲那年就跟着阿耶學造紙。」

李倓又看了看劉志這一身行裝,破破爛爛的布衣,問道:「識字嗎?」

倒不是他瞧不起劉志,而是唐朝的識字率比宋朝還低,畢竟紙張都還沒有全面普及,世家門閥還論斷着知識。

中古時代就是這樣,唐朝在文化方面算是承前啟後的時代。

「認得幾個字。」

李倓示意張暘將配方給他。

劉志接過來,快速看起來。

「小郎君,您可知這配方造出來的紙會非常地柔軟,根本無法寫字?」

「我本來就不是用來寫字的。」

「那是用來畫畫的?」

「也不是。」

「用作冥錢?」

「擦屁股。」

「嗯?」

「擦屁股。」

劉志愣了好一會兒,確認道:「專門擦屁股的紙?」

「是的。」

「小郎君是在說笑吧?」

「你看我的樣子是在說笑嗎?」

「小郎君難道不知道紙是不能用來擦屁股的嗎?」

「誰說的?」

「這……」劉志怔了怔,誰說的?

誰說的他倒是不知道,但是……

好像人人都這麼說。

「能不能造?」

「能是能,但我現在被杜二郎趕了出來,沒有工具,沒有其他工匠幫忙,沒有原料,恐怕不能幫您了。」

「沒事,只要你能造,這些我全部提供。」

「真的?」

「張暘。」

「郎君有何吩咐?」

「你來安排安排,找一個獨棟的宅子給他,他要多少人、多少原料,多少工具,一併配給他。」

老規矩,不管能不能給,餅要先畫好。

張暘應聲道:「是。」

這事就這麼開始安排了。

中午的時候,李倓沒有直接回去,而是跑到東市的一家酒肆,點了一份羊肉。

唐人和宋人一樣,都喜歡吃羊肉。

將羊肉煮熟,然後給客人配置竹刀,撒上胡椒,澆上杏醬。

張暘說道:「郎君,有一個問題,咱們得商量一下。」

「什麼問題?」

「若是您要一直造紙,咱沒那麼多錢給劉志配置物什和發放俸祿。」

「沒錢?」李倓有些詫異。

沒錢?

開什麼玩笑?

我可是一個郡王!

李隆基的皇孫,太子殿下的兒子!

現在要投資一個造紙坊,你跟我說沒錢?

「是沒那麼多現錢,家中只有黃金和白銀。」

「哦。」

李倓忽然意識到,大唐是不能用黃金和白銀做貨幣的,大唐的官方貨幣是銅錢。

但市場上的銅錢數量也是不夠的,所以平時有不少人還用絲綢做貨幣。

「那就去兌換,能兌多少兌多少。」

「可那都是宮裡賞賜的。」

「都是聖人賞賜的?」

「有一部分是。」

「那就兌換不是的那一部分。」

「那部分要全部兌換嗎?」

「全部兌換。」

「全部兌換,日後宅院若要採購一些必要的用品,恐怕就會有些困難了。」

「先全部兌換了再說。」

李倓夾起羊肉就開始吃,嘗到了胡椒的味道,李倓非常滿意地點了點頭,問道:「張暘,我平日的飲食中為何沒有胡椒?」

「郎君,胡椒很貴。」

「很貴?」李倓挑起眉毛來,再一次感到意外,「貴到連我都吃不起?」

「是數量有限,優先配給到宮裡、親王們和宰相的府上了,倒是每年會有一小部分配到郡王們的宅院里。」

李倓頓時覺得無語,看來胡椒這好東西,在大唐怕是有錢都買不到。

或者說,貴如黃金。

他想起唐代一件趣事,唐代有一個叫元載的宰相,是個巨貪,生活極度奢靡,奢靡到什麼程度呢?

被抄家的時候,抄出了800石胡椒!

哦,想起來了,元載那廝好像是天寶年間的進士!

這不行啊!

我都穿越成郡王了,我要吃胡椒!

等吃完這一頓,李倓便啟程回了宅院。

至於劉志,交給下面的人去安排就好了。

下午,李倓命人將家中的所有黃金、白銀、銅錢全部拿出來,仔仔細細算了一番。

據史料記載,大唐黃金價格是浮動的,一兩黃金最低的時候可以兌換3.5貫銅錢,最高的時候可以兌換8貫錢。

如果將黃金和白銀全部兌換成銅錢,按照目前的黃金和白銀市價來算,所有銅錢加起來是1000貫。

但實際上,一大半不能隨意兌換。

這些黃金白銀基本上已經打造成工藝品。

一個大唐郡王,如此窮,這是李倓沒有想到的。

不過其實不僅李倓沒錢,現在朝廷也沒錢,不然李隆基不會把財政權也放給節度使。

現在的大唐,表面繁華,其實大一堆的問題。

「張暘,其他親王、郡王、大臣,都跟我一樣窮嗎?」

「郎君,您說什麼呢,您可以皇孫,怎麼能用窮來形容自己?」

「我就問你是不是?」

「好吧,不是。」張暘撇了撇嘴,立刻補充道,「一千貫不是小數目。」

李倓陰沉着臉,從牙縫裡擠出一句話:「我只能兌三百貫出來!」

「三百貫也不是小數目了。」

三百貫的確不是小數目,按照大唐貨幣的重量來推算,三百貫相當於21世紀的1000公斤上下。

李倓卻在糾結自己為什麼那麼窮的問題,他繼續追問道:「告訴我,為什麼我這麼窮?」

「這個,不能說。」

「你是不是又開始懷念你自己造的衛生紙了?」

「郎君,因為許多貴族和官員私底下都在做買賣,想辦法擴大良田,他們有錢得很,但您不能。」

「為什麼?」

「因為根據大唐律法,皇親貴族和官員是不能做買賣的。」

「你不覺得你前後說的話矛盾嗎?」

「不矛盾啊,您不是普通的皇親國戚,也不是官員,您是太子之子。」

張暘這小子年齡不大,話說的卻十分精妙。

意思是,你是太子的兒子,每天無數雙眼睛盯着你,太子和當今宰相可是勢如水火的。

小心被弄了,我小張豈不是也要跟着倒霉?

李倓心中卻不以為然,李亨與李林甫勢如水火,看起來李亨被架在火上烤,李倓似乎也跟着被架在火上,導致李倓什麼也不能做。

這種看法是沒有看清楚李亨與李林甫鬥爭的本質。

以前的大唐太子,那是人品、能力都得面面俱到,就算沒有,也得裝作有。

但做李隆基的太子,你不能表現得太有能力,更不能表現得對政務感興趣。

只要不在政治上亂來,其他的,李隆基都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站在李隆基的角度,只要不觸犯他心中敏感的神經,他是不願意再輕易換太子了。

所以,作為太子的兒子,一個小小的郡王,去做點買賣,就算聲音傳到李隆基耳朵里,大唐聖人是沒有閑工夫理會的。

就在這個時候,外面的小宮娥進來彙報:「郎君,李中官來了,說有要事要見您。」

李中官?

又是李輔國那個死太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