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我在大唐躺平擺爛 第6章_阿梅小說
◈ 第5章

第6章

既然李亨又不聽他的勸,他也懶得自討苦吃。

歷史上的李倓也勸了李亨不要用李輔國這個死太監,李亨不聽,導致大唐出現太監掌兵權的局面。

臭名昭著的宦官干政就始於李亨時代。

回百孫院後,李倓繼續過着他安逸的郡王生活。

平日里喝酒、騎馬,沒事還去長安城閑逛閑逛,朝堂之上發生了什麼事,李倓充耳不聞。

對於現在的他來說,也沒有力量去參與到政務中。

至於安史之亂,那不是簡單的叛亂,其根本原因是累計數代的階級矛盾爆發,是群體事件。

群體事件是有巨大的慣性的。

平時在街頭售賣一份商品,已經不簡單,調和群體矛盾,難一萬倍不止。

作為從小接受過唯物史觀的穿越者李倓,至少不會天真幼稚地認為,提前做掉安祿山,或者讓李隆基提前退位,就可以避免安史之亂。

退一萬步說,幹掉安祿山和提前讓李隆基退位,這兩件事,都是當今這個世界最難的事情。

一個被嚴密監控起來的郡王,別說干大事,稍微有點異動,都會被報到李隆基那裡。

千萬不要懷疑李隆基的心狠手辣,當年一日殺三子,其中還包括太子,這在古代帝王也是很少見的。

他這個皇孫算什麼,李隆基要殺他,和捏死一隻螞蟻沒有區別。

倒是這副身體本身的力量十分了得,騎術精湛,臂力過人,反應迅猛。

難怪史料記載說,建寧郡王文武雙全,在安史之亂中多次擊敗叛軍。

歷史上的李倓才華橫溢,有李世民之資,被殺當然不是因為蠢,而是因為沒有像李世民那種的勢力集團。

所以才華橫溢反而成了催命符。

此時穿越者李倓,心裏想着,如果自己以後不想被李輔國那個死太監端葯,也只能發展自己的勢力集團。

像李世民那樣,一旦有了自己的文武勢力,他李亨還能怎樣?

所以,最關鍵的還是自身的勢力啊!

五天後的一個早晨。

「郎君,您要的牙刷。」張暘呈遞上來。

李倓立刻接過來,仔細看起來。

牙刷柄是用木頭做的,打磨得很精細,上面還有漂亮的花紋。

牙刷毛則是洗乾淨的豬毛,豬毛扎進去的地方,用細絲線纏繞、固定,很結實。

牙膏暫時沒有,那就用鹽水。

等刷完之後,李倓感覺整個人都舒服了。

雖然這牙刷與21世紀的沒法比,可總算是把牙齒好好刷了一遍。

他不由得感慨,人類社會發展和市場經濟的本質還是離不開人的日常生活必需品。

轉眼又過了五天,這一天傍晚,深青色如同水墨一樣慢慢在天空中流淌,早春的風依舊冷冽。

宵禁剛剛開始,外面也逐漸安靜下來,張暘屁顛屁顛跑來。

「郎君,郎君。」

「嗯?」躺在榻上發獃的李倓一動不動,不知道在想什麼。

「您要的紙造好了。」

李倓立刻起身:「造好了?」

這才幾天?

不應該吧?

張暘呈遞上來一張製作好的衛生紙。

李倓激動地接過來一看,愣了一下,心中立刻一萬隻草泥馬在狂奔。

這是什麼鬼?

上面甚至還有許多木渣!

這他媽的,不是膈屁股,是要扎菊花了!

這種紙,狗用了都得圍着長安城狂奔三天三夜!

李倓板着一張臉說道:「張暘,明日你便用這紙擦屁股!」

「啊?」

「自己造出來的,自己先用一用。」

「郎君饒了奴婢。」

「這是命令!」

第二日一大早,張暘一瘸一拐地端着早膳走進來,滿臉委屈。

「張暘,你這是怎麼了?」李倓明知故問道。

張暘尷尬地笑了笑。

等李倓用完早膳,張暘才總結道:「郎君,奴婢反思了一下,他們在工藝上還是太生疏了,以為可以壓縮時間,不如奴婢今日出去找一找,為郎君尋得一家造紙工藝好的,確保能做好。」

李倓一邊吃一邊笑道:「我與你一同去。」

他思前想後,覺得張暘說的也有道理。

雖然造紙也不算特別難,但畢竟他們都是生手。

「外面人多眼雜,奴婢去就可以了,郎君在宅院里好好歇息吧。」

李倓卻道:「去準備準備,我們立刻出發,記住,低調出行。」

見李倓執意要去,張暘只好應了一聲:「是!」

雖說李隆基把親王和皇孫們都各自放在一起居住,對宗室嚴管,可皇室成員出入還是比較自由的,只要不參與朝堂政務,哪怕是全長安城出了名的紈絝,也沒什麼人說。

不過李倓並不想太高調,畢竟李亨的身份太特殊了,無數雙眼睛都盯着李亨。

長安城街頭人來人往。

與大宋的東京,大明的南京不一樣,這個時代的長安城街道兩邊,還看不見琳琅滿目的商店。

只有靠近大明宮一帶的坊,有了一些獨立的商行。

這是中古時代帝國都城的特點,坊制還未被打破,嚴格執行着宵禁。

李倓心中又頗為好奇,他的目光在周圍不斷打量着,唐人的衣着也十分有特點。

胡風很盛,且樣式繁多。

和刻板印象的古代不同,長安街頭女子的身影也隨處可見,而且她們穿的一個比一個有特點。

再就是街道很寬,非常寬!

李倓目測了一下,他現在所在的街道並非主幹道,甚至只是長安城的小街,卻也有二十幾米寬。

據說長安城一共有六條主幹街,俗稱六街,六街除了通延平門和延興門的東西大街寬55米,其餘五條大街的寬度都在100米以上。

明德門內的朱雀大街,寬度更是達到了150米。

李倓又是一陣感慨,看來史料沒有騙人啊!

他又瞥了一眼街道兩邊,兩邊各自都有寬約莫兩米多的排水溝,這也是長安城的標配。

另外,一到春夏,長安城各個街道兩側綠樹成蔭。

連水渠兩岸都住滿了護堤樹,

所以唐人張祐的詩這樣寫道:萬樹垂楊拂御溝,溶溶漾漾繞神州。

據說這些都是當年隋文帝楊堅修大興城的時候,就規劃好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