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我在大唐躺平擺爛 第4章_阿梅小說
◈ 第3章

第4章

李亨剛用完早膳,正在太子別院讀書,李輔國向他走過來,神色有些急切。

「殿下。」

「何事?」李亨目不轉睛看着書,只是淡淡說道。

「確實有一些重要的事情。」

李亨這才放下書,看了一眼李輔國,然後讓周圍的內侍都下去。

待所有人都下去後,李輔國湊到李亨耳邊說道:「御史台於今早上奏聖人,彈劾韋尚書和皇甫鴻臚。」

(皇甫惟明此時是河西節度使兼任鴻臚寺卿,唐代一般稱呼**官職,鴻臚寺卿是皇甫惟明的榮譽銜。)

李亨臉上那輕鬆的表情瞬間凝固住,突然盯着李輔國,震驚地說道:「你說什麼!」

李輔國又說了一遍。

李亨那張臉已經綳得像一張面具,盡量使自己語氣平穩:「誰彈劾的?」

「楊慎矜。」

「為何?」

「說是韋尚書身為朝中重臣、皇親國戚,於昨晚夜會皇甫鴻臚,私交邊帥,有不臣之舉。」

聽到這裡,李亨如墜冰窖。

御史台怎會知曉!

「殿下,殿下……」

李輔國喚了兩聲,才將李亨從驚恐中喚出來。

「楊慎矜還說了什麼?」

「殿下恕罪,奴婢只打聽到了這些,但此事現在已經傳開。」

李亨腦瓜子差點沒炸,這麼快就傳開,這說明楊慎矜是公開彈劾。

天寶五載正月十六日,備受大唐聖人器重的刑部尚書韋堅遭到彈劾,一時間朝堂上下風雲詭譎。

韋堅還有另一個身份,皇太子的大舅哥。

所有人都知道,宰相與太子明爭暗鬥。

這件事,無疑將兩個人的鬥爭擺到了檯面上。

這個看起來尋常的上午,卻不尋常。

當然,身為大唐皇室邊緣化人物的李倓,此時並未感知到風波的存在,將那些製造的工序給張暘後,他就又躺在榻上呼呼大睡。

等到快中午的時候,李倓(tan)被張暘喚醒了。

「郎君,郎君。」

「何事?」從睡夢中醒來,李倓有些不悅地問道。

「李中官在外面,說要見您。」

「李中官?」

「太子殿下身邊的李中官。」

「李輔國?」

「是的。」

李倓怔了怔,就是十一年後要給自己端葯的那個死太監?

當然,大唐不稱呼閹人為太監。

「他來作甚?」

「說是太子殿下有請。」

太子?

李倓起身收拾了一番走出去,李輔國見到李倓後,笑道:「三郎,太子殿下請你過去用膳。」

當李倓再一次到興慶宮的時候,這裡比昨晚要森嚴得多。

畢竟這裡可是大唐的權力中樞,在李隆基時代,比大明宮的級別還要高,一般人根本不能隨意進出。

像李倓這種皇孫,也是要有太子的人引進去。

李倓走到李亨面前拜道:「參見阿耶。」

「你來了。」李亨臉上露出一絲笑容,「坐下來,先用膳。」

李倓落座,等用完膳,李亨又命人送來茶。

「三郎平日在宅院都做些什麼呢?」

「也並無它事可做,睡睡覺,騎騎馬,讀讀書,日子有些清閑。」

李亨點了點頭,突然說道:「你昨天跟我說躺平,是吧?」

「我是有這麼說過。」

「你又說什麼都不做就能贏,是吧?」

「是的。」

「為什麼呢?」

李亨問的很認真。

這讓李倓立刻意識到可能發生了某些事情。

莫非韋堅案已經發生了?

看來李林甫的動作夠快啊,抓住李亨的把柄後,命人連夜加班寫彈劾奏疏。

在搞死李亨這方面,李林甫可以說睡得比狗晚,起的比雞早。

「阿耶想聽真話,還是讓您高興的話呢?」

「當然是真話。」

「阿耶有沒有想過一個關於大唐太子的問題?」

「什麼問題?」

李倓說道:「在阿耶之前的所有大唐太子,都居住東宮,且與宰相關係和睦。」

李亨臉上的表情沒多少變化,依然一臉的和悅,但內心卻已經泛起波瀾。

大唐太子的確從李亨開始不住東宮了,甚至不能與東宮官往來,作為當事人的李亨再清楚不過原因。

大唐太子以前的權力非常大,東宮官員配置齊全,完全是按照一個小朝廷在配置。

現在李隆基之所以這麼做,就是想收回太子權力。

但李亨卻認為,這只是暫時的。

至於是不是暫時,李亨自然看不清楚,可作為穿越者的李倓卻非常清楚。

中國歷史上的太子地位變化,就是從李亨開始,此後歷朝歷代,太子的權力被急劇壓縮,根本不是什麼暫時的。

這是皇權進一步集中的體現之一。

「李林甫為人奸詐,他一直想擁壽王,後來你阿耶我被立為太子,他與我沒有信任根基,想要扳倒我也是正常,與我不合更加正常。」

「但他怎敢三番五次公開針對大唐太子,未來的大唐聖人?」李倓淡淡地說道,「難道他不知道太子有朝一日繼位,會對他清算么,即便他年事已高,難道他不考慮他的家人么?」

這一連串的問題,直接將李亨給聞到了靈魂深處。

李林甫那麼聰明的人,難道就不知道如果自己扳不倒太子,以後自己的家族會遭殃嗎?

這個問題對於當局者的李亨來說是個很難解的問題。

但對於穿越者李倓來說,早就有了答案。

一句話:李林甫早就不想跟李亨玩了!

但沒辦法啊,權傾朝野的李林甫,不過是大唐聖人李隆基的提線木偶。

李隆基難道不知道李林甫嫉妒賢能嗎?

李隆基難道不知道李林甫把宮裡的宮女和內侍都買通了嗎?

史料的記載就證明了,李隆基什麼都知道。

李隆基有李隆基的政治訴求,有必須用李林甫的理由,這牽涉到目前大唐極其複雜的內外局勢。

財政、經濟、軍事、內部官僚配置、外部邊疆支撐,多種因素交叉起來,堆在那裡的。

而不是簡簡單單一句權術平衡。

甚至據史料記載,李林甫的兒子曾經私下跟他說過,不要跟太子鬥了,以後咱們家不會有好下場的。

李林甫只是苦笑:你懂個球。

李亨問道:「李林甫貪慕權力,目光短淺,且一直想擁戴壽王,這是他之前選的路,想要再變,沒那麼容易了。」

「說李林甫目光短淺,那為何他能從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官,爬到大唐首相的位置,一坐就是十幾年?」

「那你倒是說說為什麼?」

「因為阿耶必須什麼都不要干預,也只能做一個清閑太子!」

這句莫名其妙的話,讓李亨有些莫名其妙,但他還是想到了那一點。

「既然是這樣,我這個大唐太子還有何用?」李亨的目光中露出了一絲無奈,這種無奈他在別人面前很少流露出來。

李倓說道:「什麼都不做,不要被任何人抓到把柄,在別院里等着未來繼承大統。」

「那現在呢?」李亨繼續問道,「現在這件事,你如何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