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我在大唐躺平擺爛 第3章_阿梅小說
◈ 第2章

第3章

李亨掉不掉坑裡,其實李倓並不太在意。

畢竟這貨十一年後會給自己端一碗葯過來。

如果有可能的話,他甚至想把李亨拉下來。

可惜他現在的身份是李亨的兒子,李亨下來了,他也就完蛋了。

不過話說回來,掉坑裡與否,也不影響李亨後來登基。

只不過這件事之後李亨的日子會很難過而已。

真正要命的是安史之亂。

現在已經是天寶五載,距離安史之亂只有九年了。

李林甫正值權勢滔天,安祿山虛與委蛇,張九齡早已逝世六年。

而草包楊國忠即將進入大唐權力中心,用他那負數般的智商去和狡詐的安祿山玩一場極其危險的遊戲。

此刻大唐的盛世還在繼續,並且日漸繁盛,可世家門閥卻斷絕了寒門升遷之路,懷才不遇的人已經另有出路。

藩鎮做大,巨大的危機在帝國四周蟄伏。

李隆基脆弱的政治平衡,就像用紙牌堆積的房屋,只需要一陣風,就會崩塌。

九年之後,鐵幕降臨大唐,天崩地裂,神州陸沉。

無數無辜之人將會在那場浩劫中死去,流血成河,忠骨如山。

文明之光湮滅,此後迎來藩鎮割據,大唐再也尋覓不到李世民的氣質,剩下的只有內耗,最後枯竭而亡。

華夏從此對外來者充滿了警惕和排斥,那個曾經自信從容、大氣磅礴、海納百川的華夏,也將成為歷史。

一個穿越者,想要在安史之亂中生存已經是極難的,想要改變?

那就是地獄難度!

晚宴結束,李倓起身準備離去,李俶走過來說道:「三郎,今夜一起出去賞燈。」

與他一起的還有李儋,以及其他皇孫、郡主。

他們將李俶簇擁在中間,如同眾星捧月。

李倓推辭道:「剛才酒吃多了些,有些醉意,恐怕不能與諸位一同賞燈了,實在抱歉。」

「你是被阿耶訓斥了一頓,心裏不好受,又不好意思當眾說出來吧?」一邊的李儋出口笑道。

其他人也忍不住露出了笑。

李倓沒有回應他。

倒是李俶很關心地說道:「既然如此,三郎你快快回宅院歇息,讓下面的人給你備一下解酒的湯,明日我再去探望你。」

「告辭。」

出了興慶宮,內侍張暘小步走過來,行叉手禮道:「郎君是要回去了嗎?」

「嗯。」

「今夜可是上元節,長安城內有燈盞,郎君不去看看?」

「回去睡覺。」李倓看了一眼張暘,「走!」

「是。」

百孫院離興慶宮不遠,畢竟李隆基是要時時刻刻知道自己的龍子龍孫們在幹什麼的。

回去之後,李倓沐浴洗去一身酒氣,就真的倒在床上睡了。

睡着之後,李倓做了個夢。

夢見李亨的貼身內侍李輔國,帶着一群人,滿臉微笑地朝他走來,手裡端着玉碗,玉碗中的湯藥冒着濃濃的黑氣。

李輔國笑得很燦爛:「三郎,該喝葯了!」

李倓倏然從夢中驚醒,滿頭大汗。

發現那只是個夢,但看周圍,自己穿越到大唐,卻是真的。

也就是說,在不久的將來,這就不是夢了!

不知過了多久,李倓才慢慢又入睡。

第二日,李倓醒來穿好衣服,下面的人端上來洗漱用具。

李倓感慨着,雖然十一年後自己要喝葯,但至少眼前的生活還是很好的,若是穿越到尋常百姓家,恐怕要為一日三餐發愁了。

哦,唐朝的大多數百姓還是一日兩餐。

可看着面前那楊柳枝,李倓又發愁了。

唐人日常刷牙用的就是這楊柳枝。

史料中的晨嚼齒木,就是把楊柳枝泡在水裡,要用的時候,用牙齒咬開楊柳枝,裏面的楊柳纖維就會暴露出來,好像細小的木梳齒,是唐代很方便的刷牙工具。

李倓嘗試着用了一遍,比起21世紀的牙刷,體驗感差了太多,還容易刮到舌頭。

「張暘。」

「郎君,有何吩咐?」

「給我來點鹽水。」

「是。」

食鹽水端上來後,李倓用它漱了一下口,才感覺口中舒適了一些。

可這實在奢侈啊,鹽在大唐是官方嚴管的,是生活必需品,是戰略物質。

等用完早膳後,李倓去了一趟廁所。

人生有幾件大事:吃喝拉撒。

說起如廁的體驗,對於穿越者來說一言難盡。

唐代的時候,紙很貴,甚至是昂貴。

而且由於造紙產能不高,紙只用來寫字。

如果用紙擦屁股,就相當於21世紀有人用鈔票擦屁股一樣。

甚至情況可能更糟糕,因為紙上寫的字,滿紙聖賢之言,若用來擦屁股,就是褻瀆聖賢。

在這個時代要被無數讀書人唾罵。

所以唐代無論百姓還是王公貴族,一律用廁籌,一種竹片。

講究的就用水洗,但沒有水管,平民不可能在廁所里擺一桶水,所以水洗也只限於王公貴族。

卻也不方便。

用紙擦屁股,那得元代蒙古人進來之後。

畢竟蒙古人才不敢你什麼狗屁聖賢之言。

而且造紙技術有了極大的發展,產能提高。

到了明代,平民也開始普及。

至於衛生紙這種對於21世紀的人在正常不過的日常用品,其實也是在20世紀90年代中期才開始普及。

據說內戰的時候,光頭的一個高級軍官逃到農村隱藏起來,老百姓在某處發現了用過的衛生紙,立刻就鎖定了周圍,很快就找出了那個人。

這件事說明,最開始,衛生紙也是有錢且有身份的人才用得起。

所以古人大概許多人都有痔瘡,而且長期擦不幹凈,細菌滋生,很容易得疾病。

「張暘!」

「郎君,何事?」

「給我拿點紙來。」

「郎君在如廁,要紙作甚,難道要在廁所寫字看書嗎?」

「別廢話,拿來!」

張暘遞進去一疊疊紙,過了一會兒,李倓才從廁所里出來。

但他的臉色已久很凝重,唐朝的紙還是比較粗糙,像是有細小的沙子刮過一樣。

「張暘,扶住我。」

「郎君,您沒事吧?」

「快去讓人去弄點水來。」

「您是口渴了嗎?」

李倓冷冷看着張暘。

張暘立刻轉身衝著周圍的人喊道:「還不快去!」

李倓抬頭看着天,心裏感慨着,誰他媽的說穿越回古代過王公貴族的生活很爽的!

過了一會兒,用水洗完才感覺舒服了許多。

李倓思來想後,突然又大聲喊道:「張暘!」

「郎君,還有何事吩咐?」

「我記得後院是不是有一些楮樹?」

「是的。」

那就好辦了,楮樹也是造紙的原料之一。

唐人喜歡自己在後院種植一些。

據史料記載,大唐許多寺院的僧侶會自己種這種樹,自己造紙來抄寫經文。

既然大唐的紙比較粗糙,那老子自己製造衛生紙!還有牙刷!

「去把宅院里所有人叫來見我。」

「郎君這是要作甚?」

「張暘,你哪裡來的那麼多問題,快去!」

「是!」

張暘嘀嘀咕咕,怎麼小郎君這兩天變得這般古怪了?

不多時,宅院里四十六人全部到齊。

李倓也寫好了幾張紙,寫的滿滿的,密密麻麻。

他拿起來遞給張暘,說道:「按照我寫的去安排,張暘你來指揮所有人。」

張暘看了看這紙上的內容,什麼把木頭煮成漿,和草漿混合,壓平?

還有許多步驟,看起來十分繁瑣的樣子。

又看了另一張紙,就更誇張,收集豬毛來?

張暘那顆小腦袋上到處都是問號。

「郎君,您做這些作甚?」

「別問,按照我寫的去做。」

張暘撓了撓頭,也沒有多問,便開始安排下面的人幹活。

李倓前世是一家創業公司的老闆,起早貪黑,在南方某個大城市的科技園區搞智能硬件。

算得上風口上的項目,技術紮實,產品研發穩定。

融資進展推進到B論,洽談進入最後階段。

他記得穿越之前在酒桌上,腦海中還有一個揮之不去的漂亮女人,那是資方的代表之一。

想來是喝酒猝死了。

其實根本原因可能是加班加的。

李倓心裏想着,這衛生紙和牙刷,也不知道能不能成功。

管它呢!

先去試了再說!

作為穿越者,我滿足一下自己吃喝拉撒的需求,不過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