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我在大唐躺平擺爛 第2章_阿梅小說
◈ 第1章

第2章

「躺平是何意?」大唐皇太子李亨問道。

李倓很認真地解釋道:「躺平就是躺在床榻上,什麼也不管,什麼也不做,有空的時候就飲酒、奏樂、賞舞。」

一邊的南陽郡王李儋呵斥道:「一派胡言!什麼飲酒奏樂賞舞!坐在你面前的是大唐的太子殿下!未來的聖人!你是說讓太子殿下不問朝政!將來當一名昏君!」

面對李儋語氣中的咄咄逼人,李倓只是風輕雲淡地說了一句:「是阿耶讓我提自己的想法,這就是我的想法。」

「你的想法就是讓阿耶什麼都不做,眼睜睜看着李林甫那個朝堂姦邪禍亂朝綱,荼毒天下?」李儋冷笑着質問起來。

李倓卻不說話了。

作為一個從21世紀過來的穿越者,李倓對大唐的歷史也不是全了解,但對於盛唐到轉衰的這段歷史,記憶卻非常深刻。

他不着痕迹瞥了一眼坐在正中的李亨,當今大唐的太子,也就是未來的唐肅宗,承接了安史之亂的大唐皇帝。

李亨這個人挺倒霉的,做唐明皇李隆基的太子,李隆基靠政變上位,防太子比防賊還嚴。

前太子李瑛被殺,李亨成了太子後,整天提心弔膽。

但作為李亨的兒子,李倓更倒霉。

歷史上的李倓才華橫溢,文武雙全。

在著名的馬嵬驛,就是他鼓動自己的父親李亨與李隆基分道揚鑣,北上靈武,有從龍之功。

隨後又統帥唐軍多次擊敗叛軍,戰功赫赫。

但在安史之亂後兩年,卻被李亨毒殺。

毒殺的原因也不複雜,三皇子李倓實在過於出眾,李亨擔心出了第二個秦王。

事實上,後世有不少人讀唐史的時候認為,如果李倓沒有被殺,安史之亂後留下來的爛攤子,可能會被這位年少有為的三郎,收拾得更好,歷史可能也會發生一些變化。

李倓心中嘆了口氣,自己就是穿越到了這麼個倒霉的天才身上,還有十一年時間,自己就會被眼前這個男人毒死。

那個場景大概就是:三郎,該喝葯了?

截止到現在,剛穿越過來才一天,稍微緩過神來,就被叫到太子別院來參加家宴。

家宴還沒有開始,李亨先單獨召集自己三個兒子議事。

討論的正是目前朝堂上的事。

李儋卻言之鑿鑿地起來:「阿耶,朝中尚有諸多忠良,右相無法隻手遮天,皇甫惟明擊敗吐蕃,持功而回,聖人對其褒獎有加,聲望正隆,既然他願意站到阿耶這邊,此次必能扳倒李林甫這個奸相!」

李亨轉身問道:「大郎,你有什麼看法?」

他說的大郎可不是武大郎,而是李俶,也就是後來的唐代宗李豫。

此時他的名字還叫李俶。

李俶說道:「二郎(李儋)說的有道理,皇甫惟明現在聲望極高,是有入相的可能,不過李林甫狡詐,若想要扳倒他,還需要更多有分量的大臣站出來。」

李亨說道:「如此說來,你也贊成此次的行動?」

李俶道:「這是一次難得的機會。」

李儋則道:「韋尚書威望也高,阿耶可與此為謀。」

李亨不由得點了點頭,臉上露出一絲少有的微笑,一副躍躍欲試的架勢。

其實他今晚已經與韋堅相約,與兒子商議,可能是想聽聽是否有不同的意見。

但人既想聽不同的意見,往往又聽不進去不同的意見。

李倓心中感慨,這就是一個坑,一個巨大的坑!

今天是天寶五載正月十五日,也就是上元節。

歷史記載,天寶五載正月,李林甫對太子李亨展開了一場極其可怕的政治打擊,也就是著名的韋堅案。

起因就是剛剛李俶說的皇甫惟明。

隴右河西節度使皇甫惟明前段時日來長安,向李隆基進獻了對吐蕃的戰利品,但他說了不該說的話。

他在李隆基面前表達了應該撤掉李林甫的言論,並且大肆讚賞刑部尚書韋堅。

這背後當然有太子李亨的影子。

太子與右相暗中鬥法,已經不是一兩日,大唐朝野上下,眾人皆知。

但李林甫卻在皇宮中安插滿了自己的眼線,李隆基的一舉一動都在李林甫的耳目中。

皇甫惟明說的話很快就傳到了李林甫耳邊。

李林甫提前盯上皇甫惟明,太子黨卻渾然不覺,還想着聖眷正隆的皇甫惟明既然表態了,其他人可以伺機跟上。

剛才李亨說已經與韋尚書相約,與李倓了解到的歷史完全吻合。

歷史上,也就是在今夜,李亨將會去夜會自己的大舅子韋堅,與韋堅商談對付李林甫一事,隨後韋堅見皇甫惟明,密談召集朝中忠義之士展開對李林甫的彈劾。

但他們不知道,李林甫會率先藉此事對李亨進行攻訐,導致韋堅等一眾人被貶。

太子黨元氣大傷。

這就是接下來一段時間要發生的事。

李亨為了自保,與韋妃斷絕夫妻關係,韋妃削髮為尼,韋堅死在被貶的路上。

從此以後,李亨將處處被李林甫打壓。

看着興緻正隆的父子三人,李倓像一個外人一樣。

那些事,李倓是不可能當著他們的面說出來的。

李亨轉頭又看着李倓,問道:「三郎,你覺得呢?」

「我已經說過了,現在什麼都不要做,阿耶有空在別院里飲飲酒、彈彈琵琶,賞舞奏樂,聽聞西域又來了一批胡姬,豈不美哉?」

話說回來了,就目前李亨的處境,的確什麼都不做對他更好。

他鬥不過李林甫,也不需要跟李林甫斗。

李亨微微蹙眉,人人都在自己面前誇讚自己這個三兒子如何了得,今日卻不料說出這番輕佻言論來。

他不由得有些失望。

一邊的李俶不斷給李倓使眼色,就差當場說出來了:三郎,今日是你第一次與阿耶議政,不可胡言亂語啊!

但李倓卻對李俶的瘋狂暗示視而不見,他繼續說道:「什麼都不做,阿耶就會贏。」

「什麼都不做就會贏,你當李林甫是什麼!」李儋又藉機嘲諷起來。

「什麼都不做,就是什麼都做了。」李倓又道。

李儋道:「故弄玄虛!」

李亨嘆了口氣,常年身處壓抑的政治環境中,李亨的氣質有些抑鬱,身形消瘦。

最明顯的就是那兩個黑眼圈,眼神中透露出一絲難以掩飾的疲憊。

「三郎,以後還需要多向大郎和二郎學習。」李亨淡淡說了一句,有些不悅。

顯然,他對李倓說的什麼躺平之類的話,非常不滿意!

這表明,以後再有政事,李亨不會再問這個三兒子了。

這三個兒子中,最小的李倓,今年也有十六歲了。

本想着可以培養,現在看來,不是那塊料啊!

表現最突出的無疑是大郎李俶,為人謙遜、博學多才,也曾多次受到當今聖人的褒獎。

「家宴開始了,此事不必再議。」李亨站起來淡淡說道,「亦不可隨意與他人說起。」

這個話題到此為止。

父子從側室走到前面。

家宴的規模比較宏大,參與的人很多,其他年齡小的皇孫、郡主們,還有李亨的後宮,都來了。

李倓算是第一次親眼見到唐人的宴會,而且是皇家宴會。

宴會氣氛很隨意,有飲酒的,聊天的,還有彈琵琶的、起舞的,甚至皇室的郡主們也自己拿着樂器歡快地起舞。

與宋明強調尊卑有序不同,大唐的氣質是包容、開放。

宴會還沒有結束,李亨就匆匆離去。

李倓知道,是他去見韋堅。

李亨還是掉坑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