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我在大唐躺平擺爛 第10章_阿梅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要不是穿越者,李亨這餅還真極有誘惑力。

畢竟李亨是太子,未來的皇帝。

這餅彷彿就在說:保住我現在的太子位,未來就是你的。

李亨為什麼突然要說這句話呢?

老闆不會無緣無故給員工畫餅,還不是想你把乾貨都拿出來,然後把床和被子都搬到公司里去,把公司當家。

李倓說什麼以後做個清閑太子,李亨顯然是不能接受的。

這大唐皇室的權力鬥爭,從開國以來,就沒有消停過。

清閑?

清閑久了,我這太子位恐怕就沒了。

有多少人覺得很多人是把自己作死的,完全沒有必要。

但是,當真的坐到那個位置的時候,心態就完全不一樣了。

例如有人覺得李隆基的一系列操作都匪夷所思,百思不得其解他為什麼如此腦殘。

又萬分不能理解締造了開元盛世的他,為何晚年如此昏庸信任安祿山。

其實,真實的情況是,在皇帝眼裡只有兩種人:已經動手造反的和還在觀望的。

李亨的心態也很簡單:我可能隨時被換掉,我必須得做點什麼。

哪怕李亨知道做的多,錯的多,但那種焦慮,就是在日夜纏繞着他,讓他稍微覺得有點機會,就立刻雞血滿滿。

權力可以異化一個人。

人的理性在慾望和恐懼面前,一文不值。

如果一個人認為自己上一定比他更穩,那這個人大概從來沒有體會過權力帶來的快樂和焦慮感。

李倓彷彿沒有聽懂李亨的餅,他說道:「以阿耶的德行,將來必然繼任大統。」

「但眼下李林甫要置我於死地。」李亨語氣中終於有些驚恐了。

他忍不住了,自從韋堅和皇甫惟明被抓,他就整夜整夜失眠,不斷說服自己李林甫抓不到自己的把柄。

但現在韋堅的弟弟把他卷到了這件事里,上午被聖人大罵了一頓,他感覺到了一場政治風暴。

前太子李瑛可是被賜死了的。

李倓鎮定自若地說道:「阿耶只管按照我說的做,不會有事的。」

「你沒有其他辦法了?」

「這就是最有效的辦法,難道阿耶還在捨不得韋堅?」

「我是擔心聖人大怒,我們都沒有好下場。」

「不會的,阿耶若再猶豫半分,可就晚了。」

「知道了,我今日便再去覲見聖人。」李亨嘆了口氣,無奈地說道。

「對了,阿耶,能不能借我點錢?」

「你要錢作甚?」

「買一些用品。」

「宮裡每個月都會給你撥發,不夠用?」

「不夠。」

「你一天到晚到底在作甚?」李亨用一種看敗家子的目光看着李倓。

「借一些給我,肯定還。」

「要多少?」

「一千貫。」

「稍後我讓李輔國派人送到你那裡。」

「多謝阿耶。」

當李倓出來的時候,李俶(chu)和李儋還在外面恭候。

看見李倓後,李儋那眼神別提有多恨。

李輔國說道:「大郎,二郎,殿下在裏面等候你們二人。」

兩人匆匆進去。

李倓嘆了口氣,現在朝堂上必然有諸多聲音對太子不利,李亨猶如驚弓之鳥,不知所措。

這也正常,大唐的政治鬥爭從來都是流血的。

今日可能還高高在上,榮華富貴,明日便被貶下去,徒步千里,死在被流放的路上。

現在裏面父子三人內心大概都很焦慮。

圍堵李倓淡定自若,因為他知道,李隆基並不想殺太子,只是想讓他老實一些。

無論李林甫怎麼攻擊,最後到李亨的廢除問題時,李隆基都會收斂住。

騎上馬,剛出興慶宮大門,卻看見前面有穿着官袍的人騎馬向這邊行來。

待雙方走近的時候,李倓立刻認出對方來了。

一個是御史中丞楊慎矜,另一個正是權傾朝野的大唐首相李林甫。

這副身體的記憶里是有的。

李倓倒是想起來,上一次從興慶宮出來也見到了,只不過當時見到的是李林甫的馬車。

其實唐人大多數時候騎馬,從上到下,都喜歡騎馬。

《新唐書輿服制》記載:貴賤皆以騎代車。

內外官吏、女眷上朝,也會騎馬入宮,偶爾坐馬車。

「見過宰相。」李倓連忙下馬,很是客氣,「見過楊御史。」

「建寧郡王客氣了,進宮去見了太子殿下嗎?」

如果不知道李林甫的身份,還以為這是一位和善可親的鄰家老大爺。

因為他長得實在太面善了。

那圓潤的面容,明亮的眼睛,濃濃的眉毛,恰到好處的鼻子,還有溫和的語氣,富有磁性的聲音,無不在告訴別人,這是一個平易近人的長輩。

實在難以將他與心狠手辣聯繫起來。

「去阿耶那裡吃了杯茶。」

「我近日公務繁忙,不能去給太子殿下問安,心中過意不去。」李林甫感慨道,「殿下可還好?」

「多謝相公關心,殿下一起安好。」

李林甫說道:「慎矜,你看建寧郡王英氣勃發,威武不凡,實乃人中龍鳳!」

楊慎矜點了點頭說道:「都說建寧郡王文武雙全。」

李倓心中呵呵道:楊慎矜,說這種話可不符合你耿直的人設啊!

李林甫繼續說道:「像你這樣的少年才俊,是皇孫中的佼佼者,應該為國家所用。」

李倓心裏想着,李林甫這話就是在給自己挖坑。

李隆基很反感皇族參政,自己若是表現出很想的樣子,指不定會被斷章取義傳到李隆基耳中。

李倓連忙說道:「我整天只會騎馬、飲酒,哪裡懂得什麼治國,還是美酒好喝,朝廷有右相這樣的能臣,是國家之幸,是天下黎民百姓之幸。」

李林甫笑了笑,說道:「我還有要事在身,改日再聊。」

「告辭。」

與李林甫簡單地接觸後,李倓匆匆離去。

李林甫並未將李倓當一回事,在他眼裡,李倓雖然是郡王,但沒有任何實權,平日里只能吃喝玩樂,剛才說那些話,也只是順便挖個坑而已。

在李林甫心中,太子黨真正有威脅的是韋堅這樣的人。

李林甫今日心情很好,因為終於抓住了太子的把柄。

這一天,他都等了六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