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未婚夫劈腿後,我嫁入頂級豪門司年 第9章_阿梅小說
◈ 第8章

第9章

俞覓氣得一巴掌垂在方向盤上,車子失控的鳴笛。

不少人探出腦袋罵人,什麼神經病,大早上的。

兩人微微一囧,降下車窗道歉,一看是個大美女,大家怒氣都散去不少。

俞覓將車開下高架,直接將司年送回她的公寓,自己也跟着上去。

坐在司年麻雀雖小五臟俱全的公寓里,她的怒氣還是沒緩過來。

「紀家這是吃人不吐骨頭。」

司年笑,「你也別太生氣,我賺夠了錢,還了賬就好。」

俞覓卻不這麼認為,當初紀家老爺子這一步,走得真噁心人,既要司年做牛做馬離不開紀家。

還要還錢給紀家。

越想越生氣,她猛然想到了一件事。

當年一個和尚曾在紀家宴會上出現過,有錢人多多少少信點佛。

香火錢年年不斷,她們家就是如此,那年正好是紀老爺子的大壽

高僧似乎也真有點東西,被邀請到大廳用餐,跟紀老爺子算了一掛,說他哪個時間段有大劫。

之前她不信,現在想起來,紀老爺子死亡時間,不就是人家剛好預測到的時間嗎?

幾家老爺子當時可氣壞了,說和尚胡說八道。

和尚被趕出紀家的時候,在大門口遇到了她倆。

和尚說她有情劫,而司年則是天命鳳相,得她可旺家族百年。

她當時不是很在意,心想,就算是情劫那也是我乃對方大劫。

什麼時代了,還天命鳳相。

這會兒想起來,紀老爺子怕不是將當時的話聽進去了,為了紀家門楣,寧可迷信一次,反正不虧。

越想越是這麼回事,她就跟司年說了。

司年差點被嘴裏的水嗆到,「你也迷信?」

俞覓,「哎,這不是迷信不迷信的問題,關鍵也不是我迷信,迷信的是死去的紀老頭。」

司年正打算笑她,電話響起。

是紀亭川的電話。

「最早航班還沒落地?司年別給臉不要臉,我時間寶貴,沒時間跟你一樣耗在桐城。」

俞覓聽到這話就不喜。

但結婚是兩人之間的事情,她插手可能會將事情惡化,沒出聲。

「你在哪裡,我過來找你。」

「紀家。」

掛斷電話,俞覓那暴脾氣,藏不住。

蹭一下從沙發上跳起來,「他那是什麼態度,對你說話像是對未婚妻嗎?垃圾,渣男。」

「好了好了,謝謝你接我,你是在我這裡休息一下,還是回家?我去紀家。」

「我送你,你打車多慢啊。」

幾腳油門的事。

……

紀家大門口,司年站定一會兒,邁步進去。

紀亭川明知道她不喜歡來紀家,卻每次都讓她到紀家商議事情。

每來一次,她就會被紀老夫人羞辱一次。

紀家大廳,老夫人聲音沉沉的,帶着憤怒,「滾,你們給我滾出紀家,一群吸血鬼,也不撒泡尿照照你們自個兒,上不得檯面的東西;

下次再找到我們亭川頭上,我就報警告你們勒索,跟你那侄女一丘之貉,還有臉來紀家要錢,給我滾出去。」

聽着屋子裡傳來的咆哮。

司年太陽穴隱隱跳動,還沒來得及進門,就聽到二嬸咋咋呼呼的聲音。

「老太太,做人要講良心,當年我們家也救過紀家,怎麼,我侄女都要跟亭川結婚了,我們不算亭川的二叔二嬸嗎?」

理所當然的口氣,無賴又自信。

司年快步進去,「夠了。」

客廳頃刻間安靜,紀亭川坐在沙發上,看着這出鬧劇。

看司家二爺跟夫人像跳樑小丑一樣在他眼前蹦躂。

眸底是滿滿的譏誚嘲諷,二嬸獃滯一瞬,看到司年進門,忙走到她身邊。

哭訴道,「年年,你來得正好,你給二嬸說說理,你二叔想着給紀家借點錢,開個小公司。

往後你在婆家也算挺得起腰杆子,可這老太太不講道理,玉如顏穆凌之繁體未婚夫也一分不給。

你們不是要結婚了嗎?年年,這錢,你得給,好歹你也是亭川媳婦兒。」

司年渾身發冷的看着二嬸。

司家在的時候,二叔二嬸無所事事,沒錢就去財務拿。

爸爸說都是兄弟,那就拿吧,走他私人賬戶。

但兩人好吃懶做,用度卻比爸爸還高。

等司家破產的時候,兩人撇得比誰都快,這些年,他們唱着雙簧,從紀家拿走不少錢。

一開始就幾萬十萬的要,紀家也就當打發要飯的。

後來,胃口變大,百萬千萬的要,儘管沒有一次成功,卻次次都能噁心人。

開公司挺直腰桿?

他們難道不知道,現在的行為,能讓她在紀家萬劫不復嗎?

不,他們都懂,只是覺得她不重要,可以隨便利用而已。

老太太也聞言笑了,眼神冰冷又嘲諷,「兒媳婦兒?我怎麼不知道我們家亭川結婚了?

想扒着我們紀家吸血,想都不要想,跟臭蟲似的,滾遠點去。」

「紀奶奶,抱歉,我這就讓他們出去。」

「去哪兒,事情還沒解決了,念念,你不能這麼忘恩負義。」

司年往外走,司家二嬸罵罵咧咧的跟在她身後。

來到別墅外,司年冷着臉看着他們,眼神冰冷,毫無感情,「你們自己走,還是我報警?」

「臭丫頭,你什麼毛病,不幫着自家人,胳膊往外拐?」司二爺怒,揚手就要打司年。

司年往後退了一步,避開這巴掌。

巴掌落空,司二爺指着她鼻子罵,「小畜生,阻止老子拿錢,你今天必須賠給我,一百萬,我要開公司,少一分,老子都不走。」

見他混不吝的樣子,二嬸眼珠子轉了轉,「年年,你跟亭川要結婚了,婚房買在哪裡啊?

你哥也到要結婚的年紀了,要不你讓亭川順便給你哥也買一棟?

到時候你哥住在你旁邊我們也放心,亭川欺負你,你哥還能照顧一二。

要是你能答應,我就讓你二叔離開。」

原來在這裡等着呢。

司年目光冰冷,看着一唱一和的兩人,嗤笑,「敲詐勒索,你們想怎麼進去?當年我爸破產的時候,你們跑得不比誰快?

別說一百萬我沒有,我就算有,一份也不會給你們,下次再來紀家鬧,我會直接報警。」

「臭丫頭你找死,看老子今天不打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