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未婚夫劈腿後,我嫁入頂級豪門司年 第8章_阿梅小說
◈ 第7章

第8章

司年閉了閉眼睛,事情過去這麼多年,她不論如何解釋。

他都只相信自己眼睛所看到的,既然如此,那也沒什麼好說的。

她說服不了紀亭川,也不想過多解釋,沒意思。

「我明天會坐最早的航班,抵達桐城。」

「不裝了?不想結這個婚也成,債務還清,我們一拍兩散,也大可不必互相折磨。

三年前我給過你機會,你不珍惜,背叛我,三年後,你以為你想什麼我就會配合?既然不能和平共處,那就互相折磨到死吧。」

司年沒繼續跟他說,掛斷了電話。

……

翌日一早,她打開房門就看到旁邊房間出來的席司妄,他穿戴整齊,高冷漠然。

誰也沒想到了兩人會如此打個照面。

「席總。」

「司小姐這是?」

司年,「準備回桐城,有點事。」

席司妄頷首,「這個點不好打車,我也正好要回桐城,一起嗎?」

「那就謝謝席總了。」

坐在席司妄的車裡,司年想,從在自己公司辦公室遇見,她似乎總是在麻煩他。

而相處之後的席司妄,跟別人嘴裏的席司妄也很不一樣,他紳士內斂,話少,人特別好。

「停車。」

陷入自己思緒的司年,被這一聲岑冷的音調打斷。

她抽離思緒,看到高程靠邊停車,席司妄直接打開車門,邁着長腿下去。

目光追隨,見他走進一家24小時藥店,不一會兒出來,手裡多了一直藥膏。

回到車上,那支藥膏遞到她面前。

「你唇角破了,小心感染。」

司年看到面前指節分明的手,還有他手裡的那支藥膏,眼眶頓時有些酸澀。

她飛快接過,說了聲謝謝。

席司妄有沒有回答,她不知道,但心臟卻因為有人關心,而漸漸回暖。

渾身冷意也逐漸變淡。

席司妄凝視着身側的女孩,臉色蒼白沒有血色,眼睛裏也全是血絲,他深邃的眸淺眯,啟唇。

「昨晚沒睡好?」

「嗯,認床,有點不適應。」

這話不全是假的,但也不完全真。

高程從那天遇到司年開始,整個人都是飄的。

這樣的席司妄,他從未見過,因為一個人,投資一個商場,儘可能的將項目送到她手裡。

也因為她,不斷製造偶遇,為她解圍,為她買葯,為她倒水。

一樁樁一件件的行為,完全顛覆了他記憶里的席總。

而且昨晚他還聽了一個視頻會議,席司妄在籌劃一件事,誘惑城望的幾個高層出逃。

SUN出資。

幾人出來單幹,當然,條件是帶着司年出來,技術參股,成為股東。

資金不是問題,運營也不是問題,項目可以傾斜給他們,席司妄試圖說服人合作單幹的時候。

來自上位者的承諾和前瞻,都會成為巨大誘惑。

城望的高層問他,為什麼這麼照顧司年。

他在屏幕前安靜了兩分鐘,一字一頓道,「出於對朋友的援助,她情況特殊,夫家豪門,她得有安身立命的經濟來源,支撐着她坐穩豪門太太的位置。」

高層道,「但是離開城望,目前沒有合適的理由,城望對員工也還算不錯,晉陞制度很好。」

在一個公司待久了,總會多少生出一些感情來。

席司妄拿出城望的季度財務報告,告訴他們,城望長不了,後期資金鏈已經跟不上不說。

合伙人已經開始爭權奪利互相拉踩了,而且這次離開,給他們找了最合適的理由。

炮灰,就是那個翟竟。

高程從後視鏡里看了好幾眼司年。

他跟在席司妄身邊這麼多年,席司妄這個人處理工作還是工作,到底什麼時候跟女人有的交集?

……

一個半小時行程結束,飛機安全抵達桐城。

走出機場,司年從高程手裡接過行李箱,「高特助,謝謝。」

「有車來接嗎?要不要送你一程?」

席司妄清冷的嗓音在耳邊響起。

司年忙擺手,從認識開始,一直麻煩他,她特別不好意思。

「席總,不用,我朋友來接。」

他微微頷首,話很少,筆直的站在她身旁,高程則去停車場開車。

不一會兒,一輛帕拉梅拉停在兩人跟前,車窗降下,露出駕駛座女孩飛揚精緻的臉。

「寶,對不住,起晚了。」

「沒事,我剛出來,謝謝你來接我。」

司年沖人一笑,扭頭看着席司妄,「席總,謝謝你的葯,那我就先走了。」

「嗯。」

女孩順勢看過去,看到司年身邊外貌過分出色的男人,下車幫她將行李塞車上,又看了席司妄幾眼,載着她離開。

來人叫俞覓,是她閨蜜,也是司家破產後,唯一沒有遠離她的朋友,兩人相識十八年,感情一直不錯。

俞覓被公司外派美國,前兩天才回來,在國外駐了兩年。

「剛才那男人是誰?」

「繽紛購物城的商場甲方,我跟他們正在合作。」

「長得真帥。」俞覓真心誇讚,「寶,你跟紀亭川,是真的要結婚嗎?

我覺得你還可以考慮考慮,紀亭川不是你的良人。我不看好他。」

「這個婚還是要結的,消息滿城皆知,若是不結,對紀家的名譽不好。」

「那不能因為紀家出手幫了你們家一次,那就將自己耗死在紀家吧?當年你們家也幫助過紀家啊,資金差不多,誰也不欠誰。」

俞覓原本也不想說這種話,要是紀亭川沒變就算了。

但如今的紀亭川,滿身戾氣,對年年也沒有當初那麼好。

莫名其妙的恨意。

作為旁觀者,她都看不過去。

司年沒接話,她知道俞覓是為自己好,這個婚,她可有可無。

但現在她還不上紀家的錢。

俞覓看着前方,「你跟紀亭川是不是約定了什麼?不然以你的脾氣,不會這麼悶不吭聲的,五年前,你們的關係還很好。

是不是這五年之間,發生了什麼?你捨不得紀亭川?」

「不是的,當初紀家願意幫我們家還清債務,是有條件的,紀爺爺希望我嫁給紀亭川,當初簽了協議。

除非紀亭川做錯了事,不然協議有效,我得還雙倍的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