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未婚夫劈腿後,我嫁入頂級豪門司年 第6章_阿梅小說
◈ 第5章

第6章

經不住沐晴的熱情,司年跟着席司妄在江南岸吃了晚飯。

沐晴很健談,說了設計圖慢慢出不着急的事兒,「七少說了,你最近很忙,忙着籌備婚禮,手裡還有幾個項目。

所以我們這邊不着急的,你什麼時候空了,就做。」

司年手一頓,微微頷首,「沒關係,婚禮的事情,不算忙。」

沐晴不這麼認為,以為她只是客氣。

「婚禮怎麼會不忙,我當初跟歐慕梵結婚,準備了大半年,最後還是哪兒哪兒都不如意。

司年,聽過來人的勸,咱女人啊,婚禮絕對是要認真準備的。」

歐慕梵視線挪到席司妄那邊,見他唇抿着,垂着眼瞼。

握住筷子的手,關節泛白。

可身邊的老婆說得津津有味,他甚至不敢出聲制止。

怎麼制止?

說的難道不是實話嗎?

席司妄暗戀的對象,難道不是打算要結婚嗎?

這一樁樁一件件的,都是事實,只有其一當事人,在掩耳盜鈴。

司年清冷的眸毫無感情,完全沒有結婚的喜悅,但依然認真的聽着沐晴說話。

最後,沐晴強調,「一定要跟你未婚夫好好商量,婚禮的事,不能將就,在忙也要參與。」

「謝謝。」

……

出了歐家別墅,席司妄感覺壓在心底的鬱氣,這才消散。

司年亦然。

高程早早等在門口,見兩人出來,下車拉開車門。

司年鑽進后座,席司妄動作一頓,壓下眼底的驚喜,彎身上車。

車內,司年的靈感突如其來,拿出畫紙快速畫出了草圖。

席司妄沒出聲打擾,安靜的看着她。

女孩側臉線條優越,神態認真,捏着筆的手蔥白如玉,快速在畫紙上繪出一副草圖。

他對設計略有涉足,不算專業。

卻也能從中看出她的天賦。

他記得,她當年學的專業是珠寶設計。

眸底深色晦暗難明,陰霾漸起。

將司年送到酒店,他才驚覺,路程似乎過於短暫。

他甚至沒來得及跟她好好說上一句話。

司年站在車旁,透過降下的車窗沖他揮揮手,「席總,麻煩你了。」

「是我麻煩你了,江南岸的設計,不用太有壓力。」

「我知道,但我有了一點想法,歐夫人可能會滿意也說不定,席總給我介紹的工作,沒道理在你這裡丟人吧。」

席司妄菲薄的唇輕抿,一抹淺笑在唇角揚起。

「有什麼我能幫上忙的,聯繫我。」

……

司年一回到酒店,就在大堂遇上了城望的經理,他身邊還站着新甲方。

「司年,我正到處找你呢,去哪兒了?」

被逮住,避不開,司年走到經理那邊,「去見一個朋友,翟總,您跟袁總這是?」

翟竟揚起手臂,想攀上司年的肩。

昨晚也不知道怎麼的,明明想拿下司年,結果自己卻醉得不省人事。

這次帶司年出來出差,他也有自己的私心。

司年優秀上進,在公司能力也過硬,上頭已經考察過她的資料。

如果SUN的商城項目,她完成出色,大抵是要提拔上去。

屆時,司年就會成為他的上司。

如果現在拿下她,以後兩人雙劍合璧,在城望還怕沒有前途嗎?

至於傳言她要結婚的事。

翟竟覺得這子虛烏有,如若真是要結婚的人,怎麼能這麼費時間在工作上,而對自己的婚禮籌備這麼懈怠?

幾乎是他抬手的瞬間,司年就側身躲過,跟他拉開了距離。

翟竟手落空,面上閃過一抹尷尬,繼而是羞惱和憤怒。

袁毅是個人精,混跡職場多年,什麼形形**的人沒見過,但他擅長察言觀色。

昨晚突然來了幾個總,盡朝着他和翟竟灌酒。

且旁邊還有席總盯着,那目光,深幽犀利,大有他們不喝,走不出那個包間的冷冽威脅。

之前確實不知道席總這是為哪般。

迷糊中他片刻清醒,看到席總跟這位司小姐一前一後的回包間,席總還給這位司小姐遞水吃藥。

甭管兩人之間有什麼見不得人或者其他。

席司妄的人,他們這種身份,碰不得。

於是拽了一下幾乎要發怒的翟竟手臂,「翟總,之前出自司小姐的設計,我們這邊很滿意,可以正式走合同簽約流程。」

翟竟愕然,這孫子。

既然覺得能合作,那之前為何一直跟他打太極。

司年也很意外,覺得這合約來得挺突然。

昨天飯局,根本沒好好細說合作的事,她甚至沒來得及想如何說服對方簽下這份合同。

今天就喜從天降,着實令人意外。

同為男人,翟竟可以肯定,昨天這位袁總看司年的目光,絕對是想睡。

可眼下,居然跟孫子似的,這其中,發生了什麼?

都是職場狐狸,氣氛變化能敏銳察覺。

三人換了個地方談合約,就在袁毅所在公司。

簽約流程走得很快,看到公司印章戳在合同上的那一刻。

翟竟才感覺到真實。

回酒店途中,翟竟看着后座的司年,「你跟景陽的袁總很熟?」

他感覺自己像是跳進袁毅跟司年串通好的局裡。

兩人暗地裡什麼都說好了,他倒是像個跳樑小丑。

之前自己的醜態,袁毅看得清楚。

不由的,一股怒氣翻湧而出,宣洩之處,就是司年這裡。

「你是不是早知道合同會走得很順利,昨晚才沒按照我的暗示去做?」

司年皺眉,她本就不耐煩酒局,更多的是喜歡自己一個人埋頭做設計。

但人在職場身不由己,她也配合翟竟去應酬,翟竟自我優越太明顯,目的性又強。

想不知道都難。

她清冷的眸底,一片坦然,聲線極冷,「翟總,你覺得我跟袁總很熟?」

翟竟明顯也清楚司年平日里的習慣,赤城就來過一次,也沒直接跟袁毅見面,若說跟袁毅有什麼曲款,他也覺得不大可能。

原本想藉此機會在赤城將司年拿下,現在看來,可能性不大。

抵達酒店,翟竟叫住準備回房的司年,「司年,借一步說話。」

司年將打開的門鎖上,杜絕了他想進自己房間的想法。

就站在長廊上,看着他,「翟總,你有話直接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