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未婚夫劈腿後,我嫁入頂級豪門司年 第4章_阿梅小說
◈ 第3章

第4章

她即將合作的新甲方,似乎跟席司妄認識。

「席總,您來赤城也不說一聲?歐總前兩天才說到跟您們合作的相關事宜。」新甲方滿臉獻媚,看席司妄的目光,猶如在看一尊金佛。

倒也是,光她拿下的設計,提成就能拿到上百萬,可見SUN是多麼的財大氣粗。

「司小姐,真巧。」席司妄衝著新甲方微微頷首。

反倒跟只有一面之緣的司年打了招呼。

她受寵若驚,笑得眉眼彎彎,「確實沒想到在這裡遇到席總。」

女孩皮膚瓷白,五官精緻,笑起來像只漂亮慵懶的布偶貓。

他唇角揚起薄笑,不動聲色的收回視線,「這是準備用餐?」

新甲方連忙應是,並對席司妄作出邀請。

高程原本想說不必,他們還有事。

結果被自己老闆拆台,「那就打擾了。」

席司妄聲線清冷,自帶疏離。

新甲方顯然自己都沒想到會這麼順利。

高程視線在司年身上停留幾秒,心底大概微微瞭然,但依然迷茫不解。

難道兩人之間有什麼他不知道的淵源?

不可能啊,司小姐明顯就跟席總不算熟悉。

飯局因為有了席司妄的加入,大家都有些拘謹,司年被老闆暗示了幾次,去給幾位老總倒酒。

倒也暗示了她陪酒。

司年皺眉,但沒拒絕。

端起酒先敬了新甲方,話說得漂亮。

新甲方大概酒過三巡有點醉意,手就朝着司年的手摸過去。

司年眼神一冷,靈巧避開,她長得漂亮,人圓滑,像只泥鰍。

三兩句將新甲方哄好,借口去洗手間。

沒想到老闆也跟了出來。

「司年。」

腳步頓住,司年扭頭看着微醺的老闆,問,「有事嗎?」

老闆伸手要去攬司年的腰,還笑呵呵的道,「司年,你覺得我怎麼樣?」

在公司的時候,這位新上任的老闆很規矩。

完全看不出來本性,共事三月,雖偶爾目光猥瑣,倒也沒讓司年覺得多偽善。

但這一刻,她突然覺得很噁心。

避開他伸過來的手,司年語速極快,「老闆你醉了,新甲方好像在找你,我先上個洗手間。」

不等對方反應,快速逃離。

司年略微酒精過敏,平日里是不沾酒的。

但工作需要,不得不應酬,出來得急,包里的過敏葯沒帶。

她捧着冷水洗了把臉,在洗手間里待了一會兒,才出去。

啪嗒——

剛走出來,就看到正把玩火機點火抽煙的席司妄。

大半張俊臉遮掩在陰影里,也遮不住那鬼斧神工般奪人眼球的側顏。

他身上只穿着黑色襯衫,下擺扎進褲腰,露出惑人的腰線,寬肩翹臀細腰長腿。

把玩着火機的手指修長,還有他那極具標誌性的美人尖。

「席總?」

「司小姐,你接私活嗎?」

司年思忖了一下,「按理說是不行的,因為加入公司之前,條約寫得很清楚。」

席司妄頷首,「那以朋友的身份讓司小姐幫個忙?」

這是目前自己遇到最大的金主,還讓自己賺了那麼多錢,一個小忙,倒也不虧。

而且,他給人的感覺雖然疏離,卻很紳士。

「席總先說說看。」

她說話間,伸手抓了抓脖子。

輕微過敏的癥狀不算嚴重,但紅疹子卻不會變少,看着還有點嚇人。

燈光很暗,席司妄還是注意到了,「你……脖子?」

話題轉換略快,她一愣,機械般點頭,「哦,沒事,有點酒精過敏,葯在包里沒帶出來,不然我先去吃個葯,再聽席總說?咳咳咳……」

大概是因為他突然靠近的原因,帶着濃濃的煙味。

司年不喜歡,被嗆個正着。

席司妄滅掉手裡的煙,嗓音淡淡,「抱歉。」

兩人一前一後的回到包間,新甲方跟司年的老闆已經喝得不省人事。

司年:「……」

她離開十幾分鐘而已,發生了什麼她不知道的事情嗎?

包間好像突然多了幾個人。

「不吃藥?」

思忖間,耳根一麻,好聽的嗓音在耳邊回蕩。

司年快速從包里摸出過敏葯,接過席司妄遞到手邊的水,服下。

這才安安靜靜的坐在位置上,等席總繼續剛才的話。

其實是很簡單的事,他在赤城有個朋友,家裡新添了一個小朋友,所以需要一個比較合理的兒童房。

但之前找了好幾個設計公司,出的設計方案都不是很滿意。

所以聽他說認識一個不錯的設計師後,決定見一見。

價格不是問題。

確實是個小事。

司年沒多想答應了下來,「明天我不跟公司總經理應酬,可以去看看具體情況。」

「地址,時間,我接你。」

席司妄話很少,但每句話都是重點。

司年不是彆扭性子,做事很認真,立即告知了他。

約定好時間,還送了司年一程,至於她老闆跟新甲方,是高程在後面處理。

司年鬆了一口氣,說實話,她是真的不願意照顧她老闆的。

有人代勞,真是萬分感激。

只是,她一到酒店,就做了一晚上美人尖的夢。

……

翌日一早,司年洗漱完匆匆下樓,看到那輛張揚霸氣的勞斯萊斯。

車窗降下,駕駛座的高程沖她揮揮手,「司小姐,這邊。」

司年小跑過去,拉開副駕的門。

結果看到副駕堆滿了小孩的東西。

高程歉意的笑笑,「司小姐,委屈你坐後面了。」

「沒關係沒關係。」

司年尷尬的關上門,拉開后座上車,身邊坐着身高腿長,閉目養神的席司妄。

似乎剛才的一切,他都沒注意到。

目光下意識的停在他美人尖上,司年快速挪開目光,閉目養神的人,這才緩緩睜開眼睛。

「司小姐。」

「席總。」

客氣,官方。

高程:「……」

席司妄朋友住在赤城出了名的富人區,江南岸。

頂樓大平層,一進門,女主人就帶着她去看兒童房,席司妄則是被男主人拽入書房。

書房裡,歐慕梵眯了眯眼睛,開門見山,「是不是她?」

「你說什麼?」

「席司妄你裝,繼續裝,一見鍾情暗戀六年的姑娘,是不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