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替身新娘億萬老公寵上天大結局短 第7章_阿梅小說
◈ 第6章

第7章

蔣瑜震驚,滿是不可思議,她從未見過西洲哥主動與任何女人肢體接觸,她與他從小一起長大,都不敢碰他。

這時候,管家也趕了過來,看到這一幕,也愣住了。

傅西洲呼吸十分亂,似乎是找到了支撐點,十指用力握住她的手,力道大得彷彿要碾碎她的手骨。

顧北笙疼得額頭上滲出寒意,卻沒有甩開他,有條有理的從包里取出一根銀針,準備刺入他的虎口穴。

蔣瑜皺眉,喊住了她:「你這是在做什麼?」

顧北笙低着頭,卷長的睫毛遮住了她漂亮的眼睛以及眼底極力剋制的冷情緒,低聲道:「救他。」

說完,就要將銀針刺入。

蔣瑜走過來,抓住了她的手,直視着她的雙眼,聲音十分嚴肅:「不行,不要動他,我沒見過有人這樣治病的,現在奶奶在醫院,西州哥如果有什麼事,你我都擔不起這個責任。」

顧北笙甩開了蔣瑜的手,眼皮微抬,這才直視蔣瑜,不緊不慢的說:「他死了,我賠。」

話落,銀針刺入。

蔣瑜有些意外,沒料到,西洲哥的沖喜新娘是個又冷又傲的主兒。

管家也怔了一下。

傅西洲意識迷離間,只感覺蚊子叮咬了一下,看向手,只見上面有一根針,腦海里划過她面對獒時桀驁的冷意,他動了一下。

顧北笙見他有反應,又拿出一根銀針,要扎入他腦部處的穴位。

蔣瑜臉色一驚,出聲阻止她:「顧家小姐,你是瘋了嗎?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顧北笙的眼眸微冷,不再克制,聲音夾雜着幾分不耐:「你如果想他活着,就閉嘴,沒見過這樣治病的現在就見了,如果看不得,就出去。」

蔣瑜被她一凶,眼底的驚漸漸轉變成了薄怒:「顧家小姐,我是傅西洲的妹妹,你已經對他有生命安全的威脅,我有權利護着他。」

說完,她指着門,眼底滿是冷意:「現在請你,立刻、馬上出去!」

顧北笙又下無視她的憤怒,直接刺入了傅西洲頭頂的穴脈,他閉上了渙散的眼睛,一動不動。

葉管家見此,面色逐漸變白,二少爺如果出了什麼事,他怎麼向老夫人交代。

蔣瑜皺眉吩咐:「葉管家,叫人來將她攆出去!」

葉管家轉身就去。

顧北笙對此,沒有絲毫的慌亂,見他臉色有所好轉,小心翼翼的取下銀針。

傅西洲緩緩睜開了雙眼,眼底蘊藏着一層陰鬱,不似之前那般渙散。

蔣瑜見此,顧不得他的厭女症,在他旁邊坐下,擔心的問:「西洲哥,你感覺怎麼樣?」

說完,伸手要去扶他。

傅西洲盯着她的手,像是看見了什麼髒東西,迅速躲開,冰冷的嗓音夾雜着薄怒和嫌惡:「滾出去。」

蔣瑜一愣,手僵在了半空中,臉頰一燙,剛才見他不反感顧家小姐的觸碰,她還以為,他恐女的病好了。

她輕咬着唇,只好起身與他拉開了距離。

只是,她不放心他的身體,所以沒有立刻離開。

顧北笙將銀針全部消毒後放回盒裡,這才看向他:「現在感覺如何?」

傅西洲看向顧北笙的眸光深了幾分,看來,她真的會岐黃之術。

在對待他病發時,與面對獒時的沉着冷靜一模一樣,只是不同於前者的狠,她完全不像是患過精神病的人,更不像是一個普通的小姑娘。

他半眯着眼,嗓音低沉:「你的銀針可以對付獒,能治病,是不是也能致命?」

顧北笙收拾東西的手微微一頓,明白他這是對她起了疑心。

畢竟,會醫術、不怕狼、還是替嫁而來,他會起疑心,一點也不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