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歲月有蟬鳴第1章 穿書只是書中的女配在線免費閱讀

歲月有蟬鳴第1章 穿書只是書中的女配在線免費閱讀(2)

人產生連結,寫作的瓶頸,卡住的節點彷彿成了詛咒。

姜詩剛起身想找水喝,冷靜一下,恍惚間感覺房子在搖晃,是地震?房樑上的一本書砸向姜詩,姜詩撿起來閱讀。

昏黃的檯燈下,姜詩認真地閱讀完這本書,只是一個不算結局的故事,書的後半部分,全是空白,大概是之前哪位婆婆,打發時間的小話本吧。

明天拿去問問謝婆婆,姜詩關燈躺下睡覺,桌上的小話本,悄悄泛起金光,籠罩着姜詩……

晨光慢慢傾瀉在窗前,穿過紙窗的縫隙,闖入屋裡的陰暗空間,身體的不適,讓姜詩翻身繼續睡覺。

房間的大門被踹開,驚醒睡夢中的姜詩,她揉眼看向門口。

只見一個眼神凌厲,面若冰山的古裝男子,正居高臨下不悅地看着她。

姜詩環顧四周,古色古香,木質雕花傢具,毫無現代設備,她看了看自己的身體,紅衣華服?

她這是穿書了?怎麼和昨晚看的書中情節頗為相似?不過這是中間劇情了……情況有點不樂觀呀。

男子刻薄地諷刺姜詩,「況喜,我昨夜說的,還不夠清楚嗎?娶你不過是權宜之計。」

姜詩揉揉肩膀,鬆鬆筋骨,平靜地回應男子,「既然是權宜之計,那麼我對王爺還有利用價值,相敬如賓可好?」

寒宴冷哼一聲,鄙夷不屑地提高聲調,「憑你,也配?」

姜詩又不是原本戀愛腦的女配,冷漠地穩定輸出,「我本人是不配,但背後的死侍軍,應該夠格換來和諧相處吧。」

「既已成婚,大家安生過井水不犯河水的日子,王爺該有的體面,我也會配合,待王爺水到渠成,我只求和離書一封。」

寒宴看不透眼前的女人,之前還非他不嫁,鬧到滿城皆知,皇帝賜婚,如今又願意當他的棋子,事成之後還要與他和離。

這是唱哪一齣戲,定是她的軍師在指點江山,真是詭計多端的女人,暫且讓暗影盯着她。

寒宴咬牙切齒,橫眉冷對,大聲呵斥,「你最好說到做到。」

然後他大力甩袖,憤然離去。

姜詩還想繼續補眠,不料一群丫鬟湧入房間,幫她梳洗打扮,古人就是麻煩。

姜詩瞧了瞧,銅鏡里的暴發戶打扮,濃艷的妝容,滿頭亂堆的珠釵簪花,張揚的紅衣錦繡,俗不可耐,至少不符合她的審美。

姜詩擦掉濃妝艷抹,拆下繁重的珠釵,褪去華服,換上鵝黃素衣,緋色羅裙。

姜詩滿意地看着,鏡子素雅的自己,起身去和太夫人請安。

習慣了自由時間寫作的姜詩,對這種早八人才懂的痛,有了深刻領悟。

太夫人正襟危坐,雙鬢的銀絲工整梳起,不苟言笑的臉上,儘管有了些許褶皺,但歲月不敗美人,太夫人往那一坐,就是國泰民安。

姜詩落落大方給太夫人請安,敬茶。

太夫人對眼前清麗素雅的況喜,產生疑惑,與坊間傳聞的刁蠻任性,霸道無理不相符。

是不是金玉其外敗絮其中,試試便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