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第9章

秦守邊問邊拉開了蓋在胡可身上的被子。

「今年四周歲,上個月剛剛過了生日。」

胡寶祥的老婆說這句話的時候,眼裡已經有淚水了。

秦守看着胡可的身軀,眉頭皺了起來。

這哪裡像四歲的孩子,這身形小的就像一隻營養不良的小猴子……

說是皮包骨頭都算是輕的。

「秦先生,可兒是早產兒,早產2個周。出生之後就體弱,而卻發育也特別慢。沒有得過大病,但是小毛病不斷……到現在都沒找到改善她體質的辦法,吃了不少葯,用了不少治療手段,情況就是沒有好轉……」

胡寶祥的老婆說著說著就說不下去了,咬着嘴唇,眼裡的淚水也流了下來。

秦守抬起頭看了她一眼,真是可憐天下父母心了。

「不用難過,我給她仔細的檢查一下……」

秦守說完就給胡可把起脈來。

一分鐘後,秦守鬆開了手,站起身來衝著胡寶祥兩口子開了口。

「恭喜兩位,你們女兒的病,我能治。」

這病他能治?

胡寶祥和他老婆立馬就激動起來,眼睛死死的盯着秦守。

就像是餓狼看到一大塊肉似的。

「秦先生,你沒有開玩笑吧?」

「秦先生,我女兒的病到底怎麼回事?」

秦守笑了笑,示意他倆跟着他走出了房間。

站在房門外,胡寶祥兩口子就把秦守給圍在了中間。

「秦先生,我女兒的病到底是怎麼回事?你趕快告訴我……需要什麼藥材你也和我說,我這就讓人去準備。」

胡寶祥顯得很是激動,因為本來他就對秦守沒抱希望。

「胡先生,你先別激動。你女兒的病是先天陰脈,這造成了了她先天陽氣不足,僅有的一點陽氣還被她體內的陰脈給一點點損耗着,她現在已經到了燈枯油盡的地步了。」

秦守的話讓胡寶祥兩口子都愣住了。

先天陰脈?陽氣?

怎麼聽着這麼像是算命的?

剛一聽秦守能治好女兒,胡寶祥有點太過激動,聽了秦守的那些話,他反倒是冷靜了一些。

這小子看着像個要飯的,說話卻像個算命先生。

這小子真的是騙子?

秦守見胡寶祥眉頭緊鎖,於是繼續解釋起來。

「先天陰脈,其實也是一種病,就是我們常說的體寒,人體內有陰陽兩氣,兩者平衡身體才會無恙,其中一方強大,必然會要滅掉另外一方。人體內只有一種氣的話,也就活不了了。兩者相爭必有損傷,這損傷的就是你女兒體內的經脈,經脈受損,體內兩氣自然都會受影響,陰氣就要吞掉陽氣來補充自身,陽氣越來越少,自然就會體弱多病。」

秦守說到這裡喘了口氣,然後繼續說道。

「體弱,受損的經脈就越發不能得到休養,這是一個死循環,直到你女兒死掉,才會結束。」

秦守說完看了胡寶祥兩口一眼,發現他倆眉頭緊鎖,一副沒聽懂的模樣。

他倆確實沒聽懂,秦守說的話每個字他們都懂,但是放在一起,他們卻聽不懂了……

「秦先生,你能不能簡單說一下,還有她這病是咋得的?」

「這病娘胎裡帶出來的,簡單一點說就是她本身就體寒,再加上早產,所以才會得這種病。她從出生就小病不斷,大病不得,發育和別的小孩比,慢了很多。」

「秦先生,你說的我聽明白了,你說這病是我老婆懷她的時候,她就有了?可產檢的時候沒問題啊,我老婆孕期吃喝都是有專門的營養師照顧,不應該會有問題的啊。」

胡寶祥依舊是不相信秦守的話。

秦守苦笑了一下,既然非讓自己說,那他也不藏着掖着了。

「你夫人懷孕期間喜歡吃冷食,而且還喜歡游泳,最重要的是她懷孕期間淋過雨,還受到過不曉得刺激。至於早產……我猜是你們夫妻同房,才導致的早產。」

秦守的話讓胡寶祥的表情僵住了,他老婆也是一愣,然後氣憤的瞪了胡寶祥一眼。

「秦先生你說的沒錯,我懷孕的時候,確實喜歡吃涼的東西,還喜歡游泳。我也淋過雨,也受過刺激……這都是他造的孽,趁着我懷孕,在外面搞三搞四的,要不是去抓他,我也不會淋雨……」

「莉莉,事情都過去了,你和秦先生說這個幹嗎?」

胡寶祥臉上有點掛不住,急忙開口阻止了他老婆。

「你敢做還怕我說啊!」

「老婆,孩子的病重要,孩子的病重要。」

「秦先生,你趕緊說說怎麼治!需要什麼藥材我現在就去讓人買。

胡寶祥現在特希望秦守把話題接過去,他真的不想老婆把他之前的醜事說出來。

秦守笑了笑。

「你們女兒的病很麻煩,按理說她活不到現在的,這多虧了你們好吃好喝的照顧她,平時沒少給她吃補品吧?」

胡寶祥兩口子點了點頭。

這胡可也是運氣好,投胎到了胡寶祥家,要不是大把大把的補品養着她,她早就去排號喝湯了。

「秦先生,這個病你多久能治好?能不能除根?」

「三天就能治好,徹底除根。」

秦守沒有藏着掖着,直接說出了需要的時間。

胡寶祥眉頭再次皺了起來,剛剛有點相信秦守能治好他女兒,可這一句話,讓他又有點不相信了。

說的那麼玄乎,那麼嚴重,三天就能好?

平時有個頭疼腦熱的,還要七八天呢。

「秦先生,你說的是三天不是三年?」

「秦先生,三天的時間夠嗎?只要你能治好可兒的病,三個月,三四年我們都能等。」

秦守撇了撇嘴,你們能等,老子等不了啊!

下個月校慶,老子還要去打臉楚曉曉呢。

還有校慶之後,楚曉曉的婚禮,秦守也打算去湊個熱鬧呢。

他現在很想拿到那五千萬!

他很急!

三天他都覺得時間有點久了。

「放心,我說的是真的,三天就三天,要是治不好你們女兒,我分文不取。」

胡寶祥依舊是有點不敢相信。

「秦先生,您真的沒開玩笑?」

「你們放心,我這個人從來沒有在治病救人這方面開過玩笑。不過我希望胡先生你也別和我開玩笑,等我治好你閨女,五千萬的酬金……」

胡寶祥不等秦守說完,立馬眼睛一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