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穿男:全世界都想我破產第1章 我的發在線免費閱讀

女穿男:全世界都想我破產第2章 榮幸在線免費閱讀

璀璨的燈光將大廳照的程亮。

舞池裡年輕人身材姣好,玉臂清輝。

上了年紀的貴婦們保養得當,臉上的妝容不濃不淡,倒是沒被年輕人比下去多少。

一個身着西裝的中年男人坐在角落的桌,大拇指上的白玉戒指尺寸再大也遮不住粗糙手指上的巨大疤痕。

周圍的人只用崇敬的目光注視着這位的背影,卻沒有人敢上來敬酒。

這位不是和那位一樣,不出席這種宴會嗎,龐廈今天的出席屬實稀奇。

傳聞這位脾氣喜怒無常,敬酒敬酒,別適得其反,說不定這位爺高興了隨機挑選一個人就把項目拋給他了。

狂是狂,誰讓龐廈的地位在圈子裡無人能撼動。

能和他相提並論的,只有那個女人。

即使他不想承認,那人的勢力要真算起來,甚至在他之上。

兩個人占商界大頭,這種無意義的宴會通常都是不參加。

司星闌啊,司星闌,你一介女流,把公司發展到商圈獨大的地步,奈何你有一個不成器的廢物兒子。

強得讓人甘拜下風的司星闌竟然有一個如此明顯的破綻。

司星闌已年過40,丈夫英年早逝,獨自把兒子撫養成人,並且把公司經營到如今這個地步,三十齣頭的時候,頭上的白髮已經清晰可見了,饒是龐廈也對其也不由得生出幾分敬畏。

丈夫去世之後,除了他那廢物兒子以外,一心只把心思撲在事業上,把無數想和她聯姻的追求者拒之門外。

有人說司星闌不喜歡男人,挑了幾個漂亮的女明星給人送過去。

司星闌用強勢的商業手段輔以黑道關懷說明了她的性取向。

她只愛錢。

司星闌背後是司家,沒有這麼容易倒下,但是有司家廢物這個把柄,可容易太多了。

既然你要留下你那廢物兒子,就把你打拚下來的一切都拱手讓人吧!

吞併司家後,龐家將一手遮天。

龐廈看了看手腕上的手錶。

指針已然指到六點半的位置。

手機正好彈出手下發的消息,看到彙報的進度,和照片上二人的身影后,龐廈充滿溝壑的臉上露出嘲諷的笑容。

休息室處於二樓,出於某種意圖,所處位置比較偏僻,鮮有人打擾。

拐角樓梯口處,黑暗的角落隱隱約約看得見一個人影和鏡頭反射出的白光。

豪華大床房內。

男人瘦削高挑,一頭銀髮,遮住了眼睛,皮膚透着病態的蒼白,青藍色的血管清晰可見。

龐可心本來極為排斥和司家這個廢柴二世祖扯上關係,哪怕是為了陷害對方,她心裏還是膈應得慌。

透明的皮膚透露出病態的紅色,眸子像是有霧氣籠罩一般,龐可心一想到他是因為自己變成這樣就忍不住心跳加速。

這二世祖也不是傳聞中那麼廢,至少……長得不錯。

這樣一來,龐可心覺得自己沒這麼虧了。

心裏甚至隱隱有些期待。

人越靠越近,被銀髮遮住一半的眼睛露了出來。

誇張至極的煙熏妝讓龐可心興緻全無。

低俗的妝容讓龐可心噁心了一下。

龐可心一着急,捉住少年的手腕。

龐可心知道他力氣不大,沒想到一向力氣小的她竟然輕而易舉地制服。

再加上其瘦削的身體,還有一些傳聞,估計從小就體弱多病。

得不到滿足,畫有誇張眼妝的眼睛不解地看着龐可心,抓狂的樣子像一個身體不協調的低能兒。

即使對方只是暫時失去神智,這種本能反應還是讓龐可心一陣惡寒。

不是哥們,你頂着一張帥臉,和這麼好的家庭條件在幹啥啊。

龐可心竟然覺得對方有些可憐,有些於心不忍。

龐可心,商場就是戰場,你什麼時候變得這樣優柔寡斷。

龐可心修長白皙的食指點在少年的薄唇上,美目流轉,眼波似秋水。

「去洗澡。」

眼看已經到這一步,這種狀態還聽話的人,可以說不是男的。

少年雙手被輕而易舉的鎖住,龐可心都怕手裡抓着的雙手因為動作過大折了。

龐可心重複好幾遍,少年唯唯諾諾的動作,眼裡露出來的貪婪讓她一陣反胃。

「把眼影洗了。」

丟下這樣一句話,不管對方聽沒聽到。

龐可心從抽屜里摸出一支煙來,微卷的酒紅色頭髮搭在身前,自顧自點上煙。

紅唇吐出一陣煙圈,整張臉被煙氣繚繞。

才七點,和記者約好的時間是八點半。

龐可心點開聯繫人,開始和人吐槽。

『你不是和那廢柴大少在一起嗎,怎麼有空找我聊天。』

『別提了,他那煙熏妝,土得要死,我看着就反胃,讓他去洗澡了。這不還有一個半小時嗎,就他那副虛樣,超過十分鐘算我輸。』

估計只是隨便洗了一下,龐可心還沒聊兩句,浴室的門就打開了。

終於洗掉誇張的煙熏妝了,龐可心有點隱隱的期待。

這一看龐可心直接愣住了。

『怎麼不回消息了?』

『?』

『?』

『???』

濕冷的銀髮貼在白得透明的皮膚上,浴室的蒸汽和某化學品的緣故讓其全身的皮膚泛着薄紅。

許是骯髒的黑色眼影卸掉了,少年眼裡少了一層霧氣,顯得清冽。

不敢想這人情動的模樣會多動人。

「悶。」

新的形象在龐可心心裏沒維持多久,又是一副痴傻的模樣,龐可心真是很鐵不成鋼。

少年去陽台之後,龐可心拿起手機,看到未讀的消息,拇指又開始敲擊鍵盤。

『這廢柴大少長得真不賴啊,到時候司家倒了之後,可以考慮包養一下他,雖然人是傻了一點,誰讓他剛好長在我的點上。』

『嘖嘖,所以呢,你們現在又在幹什麼,兩分鐘?』

『他現在去陽……』台字還沒打出來,龐可心太陽穴猛地一跳,手機掉到地上發出啪嗒的響聲。

瘋了一樣磕磕絆絆地打開陽台門,哪還有什麼廢柴大少的影子。

她被人耍了!竟然現在才反應過來陸塵李清瑤

這次失敗等於失去了一次扳倒司家的機會。

龐廈就是一個不擇手段的瘋子,都快成功了,毀在這。

一陣恐懼感湧上心頭。

這廢柴大少,根本不傻!

竟是把所有人都瞞過了。

龐可心細思極恐,也許這是司星闌早就布好的局。

司家的掌權人,怎會放任自己有如此明顯又愚蠢的把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