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全集小說一見鍾情她誘京圈禁慾佛子入懷 第5章_阿梅小說
◈ 第4章

第5章

賽車比賽結束,將近十二點了。

楚伊涵起身跺了跺腳,坐太久了,她雙腿都有些發麻,「還好我跟陳女士約的時間是下午,不用早起。」

葉悅兒挽着她胳膊,踱步往外走,「這個俱樂部,我們沒事的時候可以經常來,不看比賽也能在二樓喝點酒。」

楚伊涵點了點頭,輕「嗯」一聲,「就是不知道能不能遇到江聿。」

葉悅兒立馬肯定地說:「肯定可以的啊,這是他的地盤,他這個當老闆的肯定會來俱樂部的。」

「之前問你喜歡什麼類型的男生,你說不知道,原來喜歡的是江聿這種類型,酷A的拽哥。」

楚伊涵搖了搖頭,不以為然,「喜歡的不是類型,而是感覺。」

「一一,你快看。」葉悅兒腳步一頓,突然激動了起來,音量都提高了幾分,「江聿在那。」

楚伊涵聞言,立即抬眸向前方看去,他身着一件黑色短袖,身形落拓,頭髮鴉羽一般黑,單手插兜,鬆懈地倚靠在他那輛黑色的布加迪上,看樣子是在等人。

夏夜的涼風拂面而過,他頭頂的髮絲被肆意揚起,整個人的氣質被刻畫得更加肆意張揚。

楚伊涵愣了會神,拍了拍身旁人的手臂,低聲說:「悅兒,你先回家。」

葉悅兒一臉茫然的看着她,「你要幹嘛。」

楚伊涵睇向前面的人,嗓音輕軟地說:「這擺在眼前的機會,我肯定不能錯過啊。」

葉悅兒很是不放心,「你確定不要我陪着你?」她也是沒想到她家一一遇到了喜歡的人,會這麼大膽。

楚伊涵堅定地回道:「不用。」

「行,那我先打車回家。」葉悅兒叮囑道:「你到家後給我打電話。」

楚伊涵比了個OK的手勢。

隨後,她從包包里拿出一支口紅,動作嫻熟地補妝,再把披散在肩上的長捲髮整理一下,看着手機前置相機里這張精緻的臉蛋,心裏暗自誇道,她可真美。

她把稍微往上跑的一字肩領向下扯,露出那雪白的脖頸,跟那精緻性感的鎖骨,便往她那輛白色賓利車走去。

巧的是,江聿那輛車就停在了她的車旁。

在那低頭看手機的男人,聽到「噠噠噠」的高跟鞋聲音,同時還有一縷清甜又鮮活的玫瑰香撲鼻而來,淡淡地。

他的視線從手機上移開,仰首看向從他面前走去的女人,一襲長裙,有着一副修長窈窕的好身材,那腰細得就像葫蘆,彷彿一碰就會折。

那裸露在外的肩頸肌膚,在這暗色環境下,簡直白起發光。

楚伊涵感覺有道目光在盯着她,唇角微微勾起,這就是她想要的效果。

她走到車旁,腳步頓住,側眸往旁邊看去,不出意外,兩道視線交匯在一起了。

她眼波流轉,沖他微微一笑,反正尷尬的人不是她。

這猝不及防地對視,讓江聿一怔,那是一張美得攝魂的臉,嫵媚的狐狸眼和臉上輕淺的笑容,恰似一朵在暗夜時,悄然綻放的優曇花,絢麗到極致。

江聿像木頭一般,僵硬靠在車頭不動,愣着兩隻眼睛看着眼前的人。

「聿哥。」

直到一道響亮的男聲傳來,他才回過神來,立即把目光回正,在心裏唾棄剛才的自己,他居然看一個女人看的出神了,他可不是一個會被美色所蠱惑的男人。

一旁的楚伊涵也循聲望去,喊他的人是那個她們進俱樂部時,跟她們打招呼的男工作人員。

江聿的身子從車頭離開,「你拿個東西怎麼這麼久。」他的嗓音低磁性感,還帶着一股散漫勁。

林灼大步走上前,撓了撓頭,「上了個廁所。」

看到旁邊的楚伊涵後,熱情地跟她打了聲招呼,「是你啊,你是在等你朋友嗎?」

畢竟她們來的時候,是兩個人來的。

楚伊涵搖了搖頭,淡定地解釋道:「不是,我朋友有事先回家了。」

這個回答,林灼有些意外,疑惑地問:「那你這是?」

楚伊涵從容地說:「我喝了點酒,打算叫個代駕開車送我回家,但是沒有司機接單。」

她這話是胡謅的,她沒有喝酒,也沒有叫代駕。

林灼信以為真,「這個地方比較偏僻,是有點難叫到代駕,再加上現在也比較晚了。」

俱樂部經常會大晚上的賽車,要是開在了市中心,肯定會被投訴,再者說,市中心沒有這麼大的場地讓他們改成賽道。

林灼偏頭看向旁邊的人,提議道:「聿哥,要不你送她回去吧,這大晚上的,一個女生站在這外面等,不安全。」

楚伊涵在心裏給他豎了個大拇指,他這個建議正合她意,她前面的鋪墊,就是為了這,現在還不用她開口說了。

她的目光落在旁邊男人的身上,月光下,他的身影卓然而立。

手臂肌肉流暢又帶有稜角的線條,是那種若隱若現的肌肉,且有絕對的力量感,是她所喜歡的。

像那種牛蛙倒三角形的肌肉,她會覺得很油膩很可怕。

剛才沒仔細看,他小臂處竟有個紋身,但光線問題,她看不清楚他手臂上的紋身圖案。

江聿拒絕的話到了嘴邊,但看到她那雙彎着的狐狸眼,眸光流轉好似春水初融,既清且媚。

如果他拒絕了,就像是做了一件十惡不赦的事。

他咽下了原本要說的話,懶聲道:「我這車像是能坐三個人的?」

楚伊涵睇了眼旁邊的跑車,扁了扁嘴,她倒是忘了,他這車子是二人座的。

她軟聲道:「你們先走吧,我再等會兒,應該能叫到代駕。」

江聿看了眼她身後的車,隨意般地問:「你怎麼不喊司機來接你?」能開得起賓利,家裡的條件肯定不差,應該是有司機的。

楚伊涵一時語塞,他還怪聰明的,她家有沒有司機他都知道。

「我家司機這個時間點已經睡了,不想打擾他休息。」她這話是真的。

江聿似笑非笑地望着她,「那當你家司機還挺輕鬆的,僱主這麼良心。」

「……」她懷疑他在反諷她,她一本正經地問道:「你要應聘嗎?」

江聿聞言,輕哂一聲,他作為首個拿下F1方程式賽車冠軍的華人,讓他去應聘司機,她還真敢想。

旁邊的林灼聽她這麼問,忍不住的發出笑聲,哪個勇士敢請聿哥去當司機啊。

直到他感受到旁邊有道目光散發出略微的涼意,他立馬收斂了。

他看向那輛白色的車,「聿哥,可以開這輛車,這車能坐下。」

江聿挑眉看着他,諷刺道:「你這麼會安排,要不你送她回去?」

「我也想啊,奈何我沒有駕照。」要是他會開車,送美女回家這項任務,肯定不會落在聿哥身上。

江聿表情淡淡,伸出左手,「鑰匙拿來。」他今天就做回好事,算是給自己積福了。

「噢。」楚伊涵立馬從包包里拿出車鑰匙遞給他,「麻煩你了。」這是今晚的意外收穫。

拿車鑰匙的那一瞬,兩人的指尖短暫地觸碰到了一起。

一股電流划過。

兩雙手是兩種不同的溫度,楚伊涵是常年手腳冰涼的,哪怕是在這酷暑難當的夏日,她的手也是涼的。

所以,當她觸碰到江聿溫熱的指尖時,一股酥z麻感驟然來襲。

手垂在身旁,被碰到的手指不由得捏緊裙子。

江聿也沒料到會發生這一幕,呼吸似乎變得微弱而急促,他強裝鎮定地拉開駕駛位的車門,上了車。

楚伊涵見狀,揚唇一笑,看起來桀驁不馴的男人,竟然這麼容易害羞。

但他這反應,她很滿意。

她自然地拉開副駕的車門,坐了上去,這是她的車,她才不會坐後排。